第十八象:刘太后狸猫换太子的预言

推背图第十八象
 
谶曰
天下之母 金刀伏兔
叁八之年 治安巩固
 
颂曰
水旱频仍不是灾
力扶幼主坐灵台
朝中又见钗光照
宇内承平氖象开 
 
 
    “天下之母,金刀伏兔”,在这里刘太后三个字写得明明白白。因为刘字的繁体是卯金刀,再沾一个力扶幼主的边,垂帘听政的要素也凑齐了,于是狸猫换太子的老戏,就正式地拉开了帷幕。
    演员按顺序出场:
    宋真宗:他将在出场之后死掉,这个演员主要扮演一个糊涂蛋,他糊涂就糊涂在连他自己都弄不清楚自己的儿子是谁生的。
    刘太后:又名章献太后,文功武治,母仪天下,欺男霸女,人人害怕,她扮演一个神智正常的女人,不过和她一比,别人多少显得有些不正常。
    李太后:这是一个倒霉透顶的女人,等时来运转了,她却已经退场了。
    狄青:宋史上有名的战将,用兵如神,但在朝中没有地位,属于谁见了谁指着鼻子骂的那种类型,连他的部下都敢当场对他破口大骂,他却只有尴尬赔笑而已,后来又遭大臣们齐心合力修理,郁闷而死。
    郭皇后:宋仁宗正式的老婆,但因为惹一位太监不高兴,被轰出宫去并灌药毒死。
    阎文应:史上著名太监,横行后宫,抢男霸女,连皇上都拿他没法子。
    好了,差不多主角都到齐了,虽然还差几个配角,但等配角们装扮好了,戏也快要演完了,不管他们,现在正式开演。
    首先是宋真宗上场。
    由于辽寇犯边,宋真宗被寇准硬拖到澶州御驾亲征,在战场上赢了一局,但等到谈判桌上的时候,宋真宗却输得惨了,又给人家割地又给人家赔款,搞得辽国人民惊喜若狂,万难置信。出动那么多的人马不就是想得到这个吗?现在打了败仗,大宋却把你想要的东西拱手送上门来了,上哪儿去找这傻邻居去?
    难道宋真宗的脑子有毛病吗?
    欧耶!
    山在欢呼水在笑,辽国人民把舞跳。
    宋真宗自己却是窝透了火,知道自己在历史上是没什么好名声了。这不行,还得再琢磨个招术把丢掉的脸皮再捡回来,哪怕这张脸皮上有着多少人踩过的脚印,那也要捡。
    于是就泰山封禅。
    这个泰山封禅轰轰烈烈地搞了好多年,搞得大宋百姓一个个都变得疯疯癫癫,神智明显不正常了,见了树洞都要伸手进去掏一掏,只希望自己能够掏到一本洪钧老祖藏在里边的天书,献给皇上,那这辈子的吃穿就不愁了。
    没人从树洞里掏出天书来,倒有许多人在卧室里鼓捣出来好多本天书——睡觉的时候往褥子上撒泡尿,这就齐活了。
    琢磨起来,这世界上最好鼓捣的就是天书了,天书天书,只要没人看得懂,就算是成功了。所以这桩生意,在当时是非常的火暴。
    宋真宗就每天蹲在朝堂上翻看那些永远也没人看得懂的天书。
    没人顾得上后宫中的事情。
    这时候后宫却正在发生着一起夺嗣大战。
    刘皇后每天夜里举着灯笼,悄悄地检查着宫中每一个妃子的床铺:我靠,这张床上睡了几个人?有男人没有?别的男人没关系,叫皇帝偷偷睡在这里可不行。虽然检查工作做得细,但百密一疏,还是有一个妃子怀孕了。
宋真宗
    李贵妃。
    刘皇后当机立断,趁宋真宗只顾研究天书的工夫,把李贵妃囚禁起来。没过多久,李贵妃的孩子就出生了,刘皇后立即抱了过来,将李贵妃撵到厨房去:马上在我眼前消失,否则别怪我跟你不客气!
    李贵妃忍气吞声地去了,这时候宋真宗迷迷糊糊地回来了,进门看见一个婴儿哇哇哭叫,惊问道:这是谁家孩子?
    刘皇后笑曰:看你看书都看糊涂了,这是咱俩搞出来的宝贝儿子。
    不对吧?宋真宗道:我天天琢磨天书的事,没记得和你胡搞过啊。
    乱讲,刘皇后嗔道:这么大的皇宫就你一个男人,我生下来的儿子,不是你搞的还能是谁?太监也没这个本事啊。
    这个孩子从此就成了刘皇后的亲儿子,慢慢地长大了,到他十二岁那年,宋真宗在完成封禅仪式后,幸福地咽气了。
    十二岁的小皇帝隆重登基。
    宋仁宗。
    章献刘太后垂帘听政,母慈子孝,为天下楷模。
    楷模归楷模,但朝廷章献太后说话才作数的,宋仁宗只算个铲铲,没人睬他。
    但小铲铲也会慢慢变成大铲铲,老太后终究要成为死太后。
    终于有一天,老太后幸福地归天了,这老太太,她享尽了人间的荣华富贵,出入乘轿,享受皇帝级别的待遇,她的生日就是全国人民要庆祝的盛大节日,连她老爸的名字,大家都要避讳,总之幸福到了极点。
    直到这时候,宫中才有知情者偷偷地把真情告诉宋仁宗,可想而知宋仁宗当时心里的感觉了,说五雷轰顶,那是一点也不过分。
    原来这个天天骑我脖子拉屎的老太婆根本就不是我亲妈,怪不得呢,要是我亲妈她哪拉屎不成啊,非要骑我脖子上来拉。最让宋仁宗无法原谅自己的是:自己的亲妈受尽天底下的屈辱,生生地劳累而死,这事要是让天下人知道了,那自己这个不孝之子,以后还怎么混啊!
    宋仁宗愤怒了。
    老臣子们倒霉了。
    一日罢七相,朝野震惊。
    朝中之臣,就剩下了一个吕夷简。
    宋仁宗这才感觉心理的痛苦有所减轻,就回宫去郭皇后那里寻求安慰。郭皇后听了朝事后说了句:吕夷简还在干活吗?以前他可是死老太婆的亲信哦。
    对了,幸亏你提醒我。宋仁宗一拍脑袋,马上传令,让吕夷简回老家去自己玩。
    吕夷简当时就晕菜了,这是怎么搞的吗?皇上不是已经消气了吗?就急忙找自己的哥们——宫中太监阎文应来,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阎文应来到,把事情经过简单地一说,吕夷简生气了:我靠,你说这个破皇后,你自己跟皇上在床上玩不就得了,朝中的国事你插什么嘴啊,那什么,老阎,这丫头不懂事,以后咱们也不让皇帝跟她玩了。
    就这样。阎文应完全同意了吕夷简的计划,就回去执行。
    没过几天,宫里打起来了。为什么打架呢?这是因为两个女人一台戏,宫里有多少女人?又应该有多少戏?所以宫里打起来才是正常的,不打那就实在太反常了。打架的一方是郭皇后,另一方是正在受宋仁宗宠爱的尚美人和杨美人,打架的起因是杨美人和尚美人认为郭皇后的床上功夫不如自己,就应该有自知之明退后。郭皇后岂能容忍这种挑衅?当即一个耳光扇了过去:骚货,狐狸精。
    尚美人挨了耳光,捂住脸颊就往宋仁宗身后跑:老公,老公,她骂你是狐狸公。
    说得也对,狐狸精的老公,岂不正是狐狸公吗?
    郭皇后还不解气,抡起耳光又扇了过去:贱人,臭不要脸。
    啪的一声,这记耳光重重地落在宋仁宗的脸上。
    打架时错打到拉架的,这是常事,宋仁宗并没有往心里去,可是大家全都吓坏了,郭皇后自己也吓得白了脸,连话都不会说了。热热闹闹之际突然静了下来,让挨了耳光的宋仁宗一下子凸显出来,成为了事态的中心,反倒让他感觉到了愤怒,没法子下台了。
    气恼之下,宋仁宗冲郭皇后吼了一嗓子:滚,连我都敢打,还有点规矩没有了?
    那边阎文应立即上前:郭皇后请这边滚。
    郭皇后心里后悔不迭,可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事,夫妻嘛,在床上的时候什么花样没玩过?这点小事,过两天就没事了。心里想着,跟阎文应出来,走着走着却忽觉得不对:阎公公,你这是带我去哪里?阎文应惊讶地问道:还能去哪里?皇上不是下旨命你出宫了吗?
    郭皇后大急:哪有这种事,皇上只是说……
    说什么说,你出宫去之后再说吧。阎文应早已安排好了人手,不由分说上来扯着郭皇后就走:有话你出宫之后对着墙根说去吧。
    郭皇后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赶出了皇宫。
    事发之后,宋仁宗情知不对头,这是老阎搞怪,自己明明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就命令老阎再把郭皇后接回来。阎文应领圣旨,顺便捎了两个御医去,见了郭皇后不说回宫的事儿,非让郭皇后吃药,郭皇后被灌了几缸子药水进去,腿一蹬,就正式退场了。
    这件狸猫换太子的正戏基本上就七七八八了,和郭皇后吵架的那两个妃子,杨美人和尚美人,也是被阎文应接过宋仁宗的话头,逐出了宫外,到庙里做了尼姑。看老阎办事这么较真,吓得宋仁宗在宫里都不敢说话了。
    这一出戏的整个情节就是这样,老戏中因为实在不忍见刘妃还没享到儿子的福就死掉,就让她多活了几天,由宋仁宗将她接到宫中住去了,要不这么搞还能怎么办?皇上的脸上实在是没面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