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象:宋真宗亲征澶渊的预言


推背图第十七象

谶曰
声赫赫 干戈息
扫边氛 奠邦邑

颂曰
天子亲征乍渡河
欢声百里起讴歌
运筹幸有完全女
奏得奇功在议和


    大宋的历史就这么开始了,百年的闹心就这么登场了。
    这时候的大契丹已经是辽国了,是狠辣女人萧太后主持朝政,大宋想收复燕云十六州,得先问问萧太后答应不答应。
    答应你才是怪事。那就开打。
    大宋这边兵精粮足,大辽那边也是兵强马壮。
    大宋的麻烦也来了。
    辽兵铁蹄冲入中原,打草谷啊。
    辽兵剑取澶州,那是径取中原的门户,门户一失,则中原危矣。
    紧急军情迅速传递到京师。
    一日五次告急。
    这时候宋太祖赵匡胤早已退场了,他的退场带有极度神秘的色彩。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赵匡胤一个人躺在床榻上,微弱的烛光在冷风下拂动着,映出一个恐怖而模糊的黑影,黑影的手中,是一把浑重的利刃,冰冷的铁刃在午夜的寂静中渗透着阴森的气息。
    哇耶!
    赵匡胤惨叫一声,就没了声息。
    烛光再起,就见他的弟弟赵光义站在他的面前,惊声叫道:我靠,大哥,大哥你不能走啊,你走了,我一个人做皇帝要多累啊。
    于是赵匡胤的弟弟就成了宋太宗。
    宋太宗登基第一件事就是狠抓经济建设,库府里的军用物资堆积如山,压在最底层的军械都因为压力太大而变形。
    时刻准备着!
宋太宗
    宋太宗谆谆地告诫大家:要做好打世界大战的准备,辽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啊。
    说完他就退场了。
    宋真宗急忙走出来,到龙椅前坐好:大家好,我是宋真宗,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本人男性……这时候边关急报已经堆了过来:大辽寇边!澶州危急!
    宋真宗傻眼了,我靠,我才坐这儿就给弄出这事来,这可咋整?
    这时候又一个民间传奇人物隆重出场:寇准。
    寇准在中国民众心目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他主要出现在评书中,跟杨家将搅和在一起,是杨家将在朝廷中的得力支持者。而且评书中的寇准神机妙算,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虽然不会撒豆成兵,但呼风唤雨的本事还是有的。
    既然是重要谋臣,那就要出重要主意。面对辽国寇边的现实,寇准果断地建议道:陛下,我有一招,请陛下亲自上阵去和辽寇对打如何?
    你开什么玩笑?宋真宗火了:如果遇到边关军情我就御驾亲征,那还要武将们干什么?那我这个皇上还干别的不了?
    寇准道:陛下身负不世武功,武学造诣出神入化,天下无敌,如果陛下这个时候不出手,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宋真宗道:那我就把这个机会让给你得了。
    这时候大臣王钦若建议道:我有一个提案,请陛下速速上马,向着金陵方向快逃,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阆州人陈尧叟明确反对王钦若的观点:坚决不同意,陛下应该往成都方向跑,成都鸟语花香,美女迷人,陛下不可不去。
    宋真宗道:要不,我先回宫跟老婆孩子们商量商量?
    寇准冲上前来:不可以,陛下绝对不能回宫。
    宋真宗大怒:我靠,好你个寇准,你以为你是耶律璟啊,还敢不让我见老婆孩子?
    寇准道:如果陛下一回宫,老婆哭孩子闹,肯定都是要求你逃跑,那我们还在这里商量个什么劲?
    寇准一瞧这架势,知道要玩完,急忙出门四处找救兵,忽然看到将军高琼,就问:老高,现在朝中意见分两派,一派建议皇上立即逃跑,另一派要求皇上御驾亲征,你支持哪一派?
    高琼问:那老寇你是哪一派?
    寇准答:我是亲征派。
    高琼就道:那我就支持你。
    寇准一听大喜,急忙扯住高琼进殿:那老高你快来,一定要劝得皇上回心转意。
    小意思,看我的。高琼走进殿来,一见宋真宗的面,就高喊道:不得了了,不得了了,陛下,眼看契丹就要攻破澶州,若澶州失守,陛下就等于活在契丹人的刀口上喘气了,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逃,逃得越远越好。
    寇准在一边听了,气得差一点没背过气去:好你个老高,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算是认识你了。
    就听宋真宗说道:卿言甚合孤意,那么高将军赶快给我弄几匹快马来,我走先,你们随后慢慢追来。
    高琼摇头道:我们都不走,就陛下一个人走。
    宋真宗感动了:莫非高将军愿意为朕断后?
    高琼道:断你头啊,陛下,你也不用脑子想一想,大宋的士兵哪一个不是北方人?老婆孩子都在北方,你要是逃往南方的话,这些当兵的谁肯跟你走?你前脚一走,后脚这里又会有一位新陛下,到时候你后悔去吧。
    宋真宗大惊:我靠,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
    这时候高琼已经懒得说话,猛一挥手:起驾,陛下要亲征。不由分说,强行抬着宋真宗去战场了。
    这时候澶州已是危在旦夕,辽兵日夜攻城,守城的将士早已认了命,没了斗志。却忽然看到北门方向翠华摇摇,竟然是宋真宗亲自赶来慰问了,顿时军士们感动得号啕大哭,狂呼万岁,声传百里之外。
    那边辽国的元帅达揽也看傻了眼,心想这大宋是不是犯了糊涂啊,这才多大一点小事啊,怎么皇帝自己跑来了,仗有这么一个打法的吗?太不讲道理了吧?还没等想明白,脑袋上已经重重地挨了一记,也不知是飞石还是冷箭,达揽怒叫一声:我不服,大宋君臣啥玩意儿都不懂,瞎他妈的搞!语罢,气绝而死。
    这边皇帝亲征,那边元帅丧命,这一仗,不用打已经知道结果了。
    辽国的老大萧太后晕了,弄不明白大宋人是真的不懂呢,还是搞了什么奇兵,就提出来议和。
    从此罢兵,称兄弟之国。
    天子亲征乍渡河,
    欢声百里起讴歌。
    运筹幸有完全女,
    奏得奇功在议和。
    现在再回头看看这个《推背图》,越看越感觉像是当年战场上的某一个大兵,因为看到皇上御驾亲征,心潮澎湃了后又起伏,一激动憋出这么几句歪词。后来看这几句词实在是没地方放,就顺手塞《推背图》里了。
    总之,这个《推背图》像纪实文学,不像预言。
    宋真宗虽然侥幸赢了,但回去后越想越后怕,就恨透了寇准,把他弄出了朝廷,外放做官。又过了几年,宋真宗开始正面评价这场战役,越评价越觉得自己了不得,于是决定去泰山封禅。
    但是去泰山封禅,那需要非常之高的德性才行,自古以来,有资格登上泰山的,也只有秦皇汉武寥寥几人,宋真宗他够这个格吗?
    大臣们都说不够。
    宋真宗没办法,只好用重金贿赂大臣。皇帝对大臣行贿,这是历史上少见的现象,只是宋真宗送给宰相王旦的礼物,就是装在一只酒坛里的满满的一坛大珍珠,王旦不好再退回来,但却终生以此为耻,临死前吩咐儿子不许给自己穿华服,要穿黑衣剃短发,表明自己对不起先祖。
    而寇准则不然,他是拼了老命地跟着起哄,还弄了花花草草的祥瑞出来,前跑后颠地表现自己,可是他已经失去了让皇帝贿赂他的资格,最终全都是白费力气。
    这时候,有一个与寇准关系最要好的太监周怀政出来了,这位周怀政开始时是靠着寇准的声望提高他在宫里的地位,但寇准失势后,他也遭到了冷落。可是他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失宠的事情,就每天让小太监来传他,假说皇上找他进宫有事,等他进宫之后,就找个没人的空屋子,在里边一蹲半天,出来就得意洋洋地忽悠别人说皇上是如何如何地信任他。
    这一招还真把别人唬住了。
    可来来去去,总是这一招也不成啊。于是周怀政就考虑了一个比较彻底的解决方案:
    密谋起兵,杀尽朝中大臣,再请寇准回来做宰相。
    这绝对是一个好计划。
    如果没人告密的话。
    结果周怀政的计划被同党拿到了宋真宗面前,周怀政的小命因此丢掉了,而寇准,他也彻底地失去了王朝的信任。
    弄到这份上,寇准的做人是绝对绝对地失败。
    但他却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成功地走进评书里,混成了一个接近于半仙一样的人物,让人活活地羡慕死。
    不明白,预言书里也没提到这事儿,我们就更无法弄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