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象:五代割据者们的预言

推背图第十五象

谶曰
天有日月 地有山川
海内纷纷 父後子前

颂曰
战事中原迄未休
几人高枕卧金戈
寰中自有真天子
扫尽群妖见日头

    这个卦象有力地告诉了我们:谶言创造历史。
    那么谶言是如何创造历史的呢?
    就是大家做事情的时候,拼了老命地往预言上靠,能不能靠得上去不打紧,但只要沾点边,就能图个心安理得。
    尤其是在五代的战乱年间,割据者们无一不日思夜想着“一统天下”,可靠什么玩意儿来统这个天下呢?靠自己的能力吗?这万万不可,割据者一点也不傻,傻了他们凭什么割据天下?自己的能力是万万靠不住的。连自己的能力都靠不住,别人的能力,就更不用想了。
    那就只能靠老天了。
    这个老天如何一个靠法呢?
    想办法往老天的意志上靠,如果老天真的有意思要挑选一个人来安定天下的话,最好能选中自己。
    可又凭什么让老天高看自己一眼呢?你比别人俊吗?
    俊不俊这个不好说,但当时大家的意思,都是在名字上下手。敢情老天只认名字不认人,连个冒名顶替的都觉察不出来。这些人也不说动动脑子,老天有这么好糊弄的吗?
    但大家坚持糊弄老天。
    从《推背图》的这一象开始。
    看看这一象是怎么说的?
    “天有日月,地有山川,”下面还有一句,“战事中原迄未休,几人高枕卧金戈”。
    于是大家恍然大悟,我靠,我靠,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认为自己洞测了天地玄机,就有三个哥们儿立即行动起来。
    这三个哥们儿是:李家的南唐、孟家的后蜀和刘家的南汉。
    李家的南唐猜到,天有日月,应该是天子名字里是日字头。他这么猜也算聪明,因为你想找个名字里带月字头的还真不容易。
    于是南唐的老李行动起来,先给自己起个名字,叫李昪,再给儿子起个名字,叫李璟,又给孙子起个名字,叫李煜。看到这个孙子的名字,大家会脱口叫一声:靠,这个名字好耳熟啊!
    能不熟吗!
    他就是南朝的李后主。
    李唐把一家人的名字全都起好了,然后坐在那儿傻等着,等老天迷迷糊糊地选中他们一统天下。
    等啊等啊等,从爷爷等到儿子,从儿子等到孙子,终于等来了几个和尚。
    哪里来的和尚呢?
    是赵匡胤给李后主送过去的。
    原来,赵匡胤无日不思谋南唐,当他听到李后主聪明过人,惯好谈玄弄词的情形之后,就命人挑选了几个面目俊秀、能言善辩的小和尚,把他们送到南唐去,让这些小和尚们天天陪着李煜扯淡。李煜和他们从早说到晚,又从晚说到早,说了也不知几多个日月,最终又给我们民族文化郑重地贡献了一个成语。
    临时抱佛脚。
李后主
    这个成语的来例,是李后主感上天好生之德,不忍以刑罚加之于愚民,于是宣布:凡南朝境内,有犯了奸淫及*罪过者,只需要跑到庙里,对着佛像磕五百个头就没事了。
    决议一下,南唐的男群众欢呼雀跃,女群众急忙学习防狼秘术,东躲西藏,总之是热闹非凡。
    虽然李唐把工作已经做到了这种程度了,可是老天爷还是没选中他们一统天下,李后主反而被逮到赵匡胤脚下,让坏蛋老赵灌了他一杯牵机酒,这酒的功能类似于今天的摇头丸,李后主服了后一通狂摇,就摇死了。
    当李唐一家在瞎琢磨的时候,后唐明宗李嗣源有一女婿,名孟知祥,他笑曰:我靠,这个老李也太瞎胡闹了吧?人家谶语上说得明明白白,“地有山川”,光把你家人的名字都起个日字头有屁用啊,你得先去四川。
    于是孟知祥去了四川,自任后蜀国主,并立即给儿子起名一个昶字。
    这一回山川也有了,日月也全了,老天爷应该挑选我们老孟家了吧?心里满意地想着,孟知祥闭上眼睛,幸福地死去了。
    孟知祥的分析与判断,居然还真有点贴边了,因为他的儿子孟昶,确实很有才干。
    孟昶刚刚即位之时,才不过十六岁,大将李罕仁趁机欺负他,强迫孟昶任命自己为中书令,判六军事,而且李罕仁还亲自去枢密院监督起草这封奏书,压根就不拿孟昶当一回事。大将李肇,见了孟昶最多伸手打个招呼:嗨,小朋友好,今天吃奶了吗?有人质问李肇为何见天子不跪,李肇笑曰:不好意思,腿有风湿病,等我弄块膏药来贴……
    总之是没人睬他。
    没人睬就没人睬,孟昶自己很想得开,就命令枢密院按李罕仁的意思任命他为中书令,李罕仁大摇大摆地进宫来听宣,进门就被几个武士掐脖子扯腿按在了地下,一大堆刀稀里哗啦往他身上招呼,把刚刚上任的中书令砍到了七零八碎的程度。这件事发生之后,大将李肇再见到孟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吓得全身直颤抖,腿上的风湿病症也不药而愈。
    搞定了。
    孟昶壮怀激烈,仰天长啸:
    今日名字起好,啥时平定中原?
    若想平定中原,非诸葛孔明之智不可,幸好孟昶手下还真有这么一个人。
    这个人叫王昭远。
    在孟昶再三恳请,三顾茅庐之下,王昭远走出了茅房,走进了历史。
    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大兵出动,剑锋遥指中原,拯民于水火,解民于倒悬,天地回应,山川变色,后蜀精兵越过崇山峻岭,与后周军队会猎于荒野。
    然后大败。
    败了没关系,须知胜负乃兵家常事,当时孟昶这么想,可是再回头看一代英雄王昭远,却见这位“诸葛亮”哭得几乎成了一个泪人,孟昶惊问何故。
    王昭远答:我靠,后周的兵怎么可以这样啊,他们不应该还手的啊,他们要是听我的话不还手,现在咱们早就赢了。
    孟昶一听,我靠,原来这个王昭远只不过是个带汁的诸葛亮,一个压根不知道自己长几根毛的毛孩子,他现在吓成这么一副模样,那自己可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
    把老婆花蕊夫人给赵匡胤送去,别打了,兄弟,连老婆都给你了,再不行我也做太监,只要你饶了我的小命就成。
    雄心壮志,源自无知,一旦碰到动真格的,就立即化为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