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象:五代十国的预言

推背图第十四象

谶曰
石榴漫放花
李树得根芽
枯木逢春只一瞬
让他天水自荣华

颂曰
金木水火土已终
十叁童子五王公
英明重见太平日
五十叁参运不通


  现在我们有八成的把握可以确定,这个《推背图》应该是成书于宋朝立国初年,这个结论是怎么来的呢?很简单,因为推背图里涉及到五代十国的内容太多了,而这个时代在中国的历史上偏偏又不是那么的重要,重要得过盛唐吗?重要得过北宋吗?

  但再不重要,五代十国也是我们的历史,而且是一部非常有教益的历史。

  在这一象中,对五代十国的全部进程做了一个小小的总结,总结的内容包括了:

  五代的时间跨距——五十三年。

  五代中称王称霸的老大们——共八个姓氏,十三个国家。

  后周世宗柴荣是“五代终结者”,老天爷交给他的使命就是来打扫残局的,但出于人之常情,他本人非常有兴趣再玩两盘。为此,他特意找到了一个神秘的人物:陈抟老祖,让陈老头替自己算一算,自己还有多少年好活。

  陈抟老祖掐指一算,曰:我靠,你还能活蹦乱跳三十年。

  柴荣大喜,说,那我真是太幸福了,我可以用十年的时间扫平天下,十年的时间治理天下,十年的时间享太平。

  陈抟老祖说:没错,那你快去干活吧。

  柴荣就幸福地跑去干活。但是历史却证明,陈抟老祖是个大骗子,骗死人不偿命,柴荣才不过活了七年,连残局都没打扫干净,就被罚下场了。

  柴荣替赵匡胤搞定了后汉,对了,还有北汉。

  柴荣攻打北汉的时候,让冯道好一番阴损,要不说这个冯老头本事大呢,他一眼就看出来柴荣不过是替人家老赵家打工,干得好吃力不说,还费力不讨好。

  不过在柴荣征讨北汉的时候,倒有一匹马脱颖而出,荣获“自在大将军”的光荣称号。这匹马是北汉国主刘崇的座下爱骑,幸亏了这匹特别能跑的战马,让周世宗拼了老命也没能追上他。经此一役,刘崇已经不打算再跟周世宗玩了,但宝马良驹功不可没,赐草料,加封自在将军——以后谁也不许骑了。

  摆平了后汉,接下来是最让人恼火的契丹,幸好天助周世宗,其时契丹正值穆宗耶律璟当班,这就解除了边关之患。

  何以耶律璟当班,周世宗就高枕无忧了呢?

  无他,耶律璟睡着了。

  说来这事也怪,耶律璟这人并不爱干活,可是他偏偏从表兄弟耶律阮手中夺得朝政,这个耶律阮的皇位是从耶律德光处得来的,来来去去,都是他们耶律家里的私事,没人管。所以耶律璟拿到权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睡觉。

  耶律璟的觉睡得极有特点,基本上是逮床就睡,睡着了谁也甭想叫醒他,他从白天睡到晚上,晚上醒来一看天已经黑了,那就接着睡,搞得大臣们天天听他打呼噜,实在是没咒可念。

  耶律璟就这么睡下去,当然没工夫找中原地区的麻烦了,于是周世宗就去欺负后蜀,几个月的工夫就把活干完了。

  接下来的是南唐。

赵匡

  这可是块硬骨头,周世宗整整花了两年的时间对付南唐,给周世宗制造麻烦的是一个叫刘仁瞻的兄弟,这位兄弟有狠劲,占住寿州与后周的军队分庭抗礼,双方展开拉锯战,你来我去没完没了。周世宗打得不亦乐乎,赵匡胤却急了,心想照老柴这么玩下去,那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啊?

  一生气,赵匡胤就越过寿州,奔袭滁州的清流关。清流关守将皇甫晖、姚凤哥俩出城迎战,指着赵匡胤的鼻子叫骂:我靠,就你这样的,有种你过来让人砍一刀试试。赵匡胤回答道:我靠,我过来了,有种你砍我一刀试试。说着话,一刀就向皇甫晖哥俩砍了过去。

  皇甫晖和姚凤当时有些头晕,心想这个姓赵的怎么跑得这么快啊,仔细眨眼再瞧瞧,才弄清楚赵匡胤是趁他们列队迎战的时候,带着军队从后面绕了过来。这下子可把皇甫晖和姚凤气坏了,心想这个姓赵的真是赖皮啊,哪有这么一个玩法的?要是都像他这么玩,那别人还怎么混?

  生气归生气,但逃跑却是当前最要紧的事情。皇甫晖和姚凤撒腿就向城里跑,赵匡胤尾随其后,紧追不舍,一直追进城里,把皇甫晖打了个乌眼青,姚凤也没能跑掉,哥俩全都被逮了起来。

  这仗打得蛮好。

  南唐已行将陷落。

  但是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的,忘了周世祖郭威是怎么登基的吗?早年郭威纵乱兵入城,放手让大家乱抢乱杀,等惹出麻烦来,再也没有了回头路,郭威再带着他们改朝换代,大家就会欢呼雀跃。不这样搞的话,谁跟着干活?

  同样的事情又在南唐的淮南地区发生了。

  可怜南唐的老百姓哪知道这些花花肠子?当地百姓见大兵入境,立即杀猪宰羊,赶来慰问。不太明白这些老百姓慰问的目的,人家是在拿你当猎物争夺,谁见过猎物热烈欢迎猎人的?这些老百姓莫非是脑子有毛病?

  后周的军队决定替南唐的老百姓们清醒清醒大脑。

  抢劫!

  烧杀!

  兄弟们放手搞了起来,快活啊,追得老百姓鬼哭狼嚎,满街乱窜。

  淮南的老百姓们总算明白过来了,感情我为鱼肉啊,那就不慰问了,搬到山林湖泊之中去住吧。

  筑山为寨,折纸为衣,是为白甲军。

  气数将尽的南唐忽然多出这么一支自发的白甲军来,军事形势立即倒转,搞得柴进郁闷不已,只好收兵,打道回府。

  回去歇过气来,柴荣又杀了回来,赶巧这回寿州的名将刘仁瞻正身患重病,病得人事不省,他的部将们一看这情形,就抬了刘仁瞻出来投降,等几天后刘仁瞻清醒过来,睁眼就看到柴荣那张慈祥而亲切的笑脸。

  刘仁瞻当场郁闷而死。

  南唐割地求和。

  收复宁州。

  收复益津关。

  收复瓦桥关。

  四十二天之内,兵不刃血,后周收复了三州十七县的土地。

  周世宗雄心勃勃,撸胳膊挽袖子,驱动大军进逼幽州。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任务了。

  他有着充足的信心——如果他还能再多活几天的话。

  他这一年才三十九岁。

  陈抟老祖说他还有三十年的寿命。

  但是他就在这节骨眼上死了。

  他留下来的任务从此成为了后来大宋的心结。但直到大宋彻底灭亡,这最后的任务也未能完成。

  燕云十六州,终究舍我而去。

  临死之前的周世宗,他心里一定是这样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