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象:戏子皇帝后唐庄宗之

推背图第十一象  申戌兑下坎上节
   谶曰:
   五人同卜,非禄非福。
   兼而言之,喜怒哀乐。  
   颂曰:
   龙蛇相斗叁十年,
   一日同光直上天。
   上得天堂好游戏,
   东兵百万入秦川。


   现在轮到天才皇帝后唐庄宗隆重出场了。要说后唐庄宗李存勖是个天才人物,这话还真一点也不假,他至少是一个军事天才。
   早在他的父亲李克用死掉的时候,朱温逮到了机会,趁机派兵夺取潞州,这对朱温来说是有绝对把握的事情,不只朱温,就连潞州的后唐守将都不认为在这节骨眼上还会有什么援兵赶来,连求援书信都懒得写了。
   万不承想,李存勖竟然拿他的死爹全不当一回事,非但没有趴在老爹的坟前守孝三年,反而亲率大将周德威,日夜兼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举干掉了数万后梁军队,缴获的资粮器械,堆积如山。事实上这一战奠定了后唐覆灭后梁的根本,让朱温看得跌破眼珠,目瞪口呆半晌,才说道:我靠,生儿子就要像李亚子这个样子的才行,跟他一比,我的儿子猪狗都不如。
   除了覆灭后梁,李存勖的军事天才还表现在他攻破幽州,生擒刘仁恭和刘守光父子,彻底将契丹军队逐出中原上,这样的功绩,谁要是敢否认他的智慧,那绝对是脑子有毛病。
   不过这一象主要扯的不是这个,这一象所围绕的最主要课题是:
   李存勖的艺术天才及国家长治久安的关系。
李存瑁
   李存勖的艺术天才在历史上是无可争议的,后世的艺人还尊他为祖师,此人能歌善舞,能唱会跳,当了皇帝真是屈才了。但屈才也是没办法,人生就是这样的无奈,还有那被迫做了戏子的偏偏有着做皇帝的天才的人呢,他们又找谁说理去?
   总之是错了位。
   没办法。
   没办法的情况下就只能想办法,李存勖的办法就是关起门来在后宫里演戏过瘾。他的戏演得极好——到底是真好还是假好,这事还真难下定论,概因观看他的演出的评委都是他手下的员工,谁敢说一个不好?不想混了是不是?但既然好名在外,我们还是相信他演得就是好吧,要不然随随便便乱怀疑,那也不是正确的态度,你说他演得不好,能拿出证据来吗?总之,皇帝演得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就是好。
   人分两种:男人和女人。
   所以艺术家也分两种:靠艺术吃饭的人,和靠艺术家这个名头吃饭的人。那么李存勖手下的艺术家是哪一种呢?
   先来看看李淳风是怎么说的?
   五人同卜,非禄非福。
   兼而言之,喜怒哀乐。
   在这个谜面里,有一个“谦”字,有一个“从”字,还有滔天的大祸。
   这些东西都在等着李天下呢。
   伶人郭从谦,从此走入历史。
   早在盛唐时,舞台就已经为他准备好了,但直到现在他才出场。
   看这架子摆的。
   郭从谦,又名郭门高,听名字以前应该是个看城门的,不是个头高就是嗓门高,嗓门高的可能性比较大,大家都叫他看城门的那个大嗓门。他和另一位人民艺术家景进,一里一外,一明一暗,迅速地从歌唱舞台登上了政治舞台。
   现在我们行文中还时不时地露出“戏子”两个字,说起来真有点不好意思,这是封建时代对艺术家的蔑称,在那个时代艺术家们的社会地位是非常之低的,老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硬是把艺术家和靠身体吃饭的妹妹们拉扯到一起,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李存勖深感时风之积弊,就特意为当时的歌唱艺术家们提供了很不错的社会地位。
   这个地位绝对是空前绝后。
   别看现代的歌星前呼后拥,跟李存勖时代的歌唱家们比起来,差得远了。
   现在的歌星,充其量混个小大款,有几个不谙世事的傻丫头追捧两天,两天一过大家就把你给忘了。可李存勖时代的歌星,甚至比许多皇帝还来情绪。史载,当时的歌星们可以随意出入于朝堂宫中,可以随意地揪扯大臣们的胡子,还可以随意地——替前线的将士们爱抚他们的妻子女儿。曾有一个伶人,一时动了感情,一家伙就将前线打仗的军士的妻子女儿一千多人全部带回自己家里“幸御”去了,为的就是怕这些军属们独守空房太过于寂寞。
   伶人景进执掌了朝中的生杀大权,他负有李存勖的耳目之责,如果他看谁不顺眼,那这个人的脑袋铁定要与脖颈分家的。
   这也怪不得艺术家们替军人爱抚他们的妻女,都怨那些军人自己混得太惨,当伶人们将他们的妻子女儿弄走的时候,猜猜他们都在干什么呢?
蹲在河边干什么?
   等粮船。
   一旦有粮船经过,大家就跟疯了一样扑过去,抓起生米拼命地往自己嘴里塞,感情这帮兄弟们都饿得惨了,好多天没有食物吃,都快成了饿死鬼了,哪还顾得了老婆孩子?
   总之,一切都很正常。
   李存勖这样认为。
   既然天下太平,李存勖就派了他手下第一智谋之臣郭崇滔攻灭巴蜀。
   说起这个郭崇滔,也是一个搞笑之人。他出身于贫寒门户,智计过人,李存勖的夹河之战大获全胜,完全是由于他的临机决策。但这位兄弟不知怎么搞的,明明自己一身的本事,偏偏要相信什么门阀,他花钱从郭子仪的后人家里买来族谱,从此就以郭子仪四世孙的名堂招摇过市。弄个假族谱,这应该是早年的假文凭了。为什么要搞假文凭呢?理由很简单,因为真本事大家不认。认真的时代,是没有假玩意儿的,认假的时代,真本事是最不值钱的。但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该剥去,任何时代的假文凭,对于持有真文凭的人来说都意味着极大的不公正,幸好郭祟滔自己搞了这个,对这个行业特别的门清儿,于是他就着手狠抓假文凭,成绩斐然——搞得大家怨声载道。
   合着就他一个人玩行,别人就不能这样玩?
   所以大家不服。
   不服就不服,郭崇滔才懒得理你,他精心研究,发明了一套优美的语句,专门用来修理那些出身寒门但立有战功的兄弟们。但逢这一类的兄弟们提出来升官的要求,他就温文尔雅地说道:深知你颇有功勋,但可惜你出身寒微,不敢相用,恐为天下名流所笑。
   姥姥!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于是大家愤怒了,艺术家们也愤怒了。
   这时候郭崇滔再立了战功,只花了七十天的时间,就平定了巴蜀。
   绝对是真本事,能让那些饿得半死不活的士兵们把仗打成这样,确实是很了不起。
   巴蜀既平,郭崇滔的末日也来临了。
   因为艺术家们不喜欢他。
   这条理由就足够了。
   郭崇滔死。
   艺术家们将他们的目光转到下一个挨刀目标:
   李克用的干儿子,大将李嗣源。
   杀了李嗣源!
   艺术家们高呼着,至于为什么要杀他,他还活着就是最大的理由了,死人是用不着杀的。
   但李嗣源不是郭祟滔。
   闻知宫中有事,他立即在魏州登基,自己先弄个皇帝过过瘾,然后来攻打李存勖。
   这下可把李存勖惹火了,有没有搞错,咱俩到底谁才是军事天才?竟敢惹我?看我怎么灭了你!于是李存勖大起三军,准备再展神威,放翻李嗣源。
   但是三军集合起来之后,麻烦来了,将士们要求艺术家们先把他们的老婆女儿还回去再说。一要吃饭,二要穿衣,三要老婆女儿回家,这就是当时的士兵们提出来的要求了。看这些人觉悟是如此之低,李存勖内心中充满了怜悯,谆谆教诲道:不要问谁动了你的老婆,要问你为艺术家们做了什么。
   正在做着觉悟不高的军士的思想工作,李存勖突然闻到一股烟味:我靠,谁家房子着火了?
   着火的正是李存勖自己的房子,放火的正是从《推背图》里走出来的郭门高——郭从谦。
   仅从这把火上来看,郭从谦绝对是一个聪明人。
   他的智慧就表现在:这把火非放不可。
   为何?
   如果不放这把火,眼前这桩事情怎么了结?万一军士们发生哗变,那艺术家们岂不是要连累遭殃?
   起火了,救命啊,李存勖撒腿往外跑,却迎面挨了一箭:一日同光直上天,这一箭《推背图》上早就安排好了。于是戏子皇帝李存勖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丧身于火海之中。未几,李嗣源率兵赶到,杀了艺术家郭从谦,从灰堆里拨拉出来一堆也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就拿这些东西当李存勖了。
   上得天堂好游戏,东兵百万入秦川。
   艺术家们的黄金时代,就这么虎头蛇尾似的结束了。
   但我们也不能因此而责怪李存勖,他已经尽力了,以后的艺术家要是再想玩出什么名堂来,那就得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