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象:朱温篡唐的预言

推背图第十象  癸酉坎下坎上坎

   谶曰:

   荡荡中原,莫御八牛。

   泅水不涤,有血无头。  

   颂曰:

   一后二主尽升遐,

   四海茫茫总一家。

   不但我生还杀我,

   回头还有李儿花。

  

   这一象太离奇了,实在不像是正常人鼓捣出来的,看看“荡荡中原,莫御八牛”,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八牛者,乃一个朱字,朱字拆开正是八和牛两个字。老朱家要出人才了,这个人才是哪一个呢?后面还有“泅水不涤,有血无头”。泅水不涤,这里边有水字边,有日字头,有血无头则是一个器皿的皿字。

   那么这就凑足了,水字边,日字头,再加一个皿,连小朋友都能猜得到,这是一个“温”字。

   那么这四句谶语,说的就是一个叫朱温的人,又或者是一个叫温猪的动物。

   那么朱温何许人也?缘何让李淳风袁天罡对他这么关切呢?

   正所谓,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说起这个朱温啊,那实在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典型,个人奋斗的典范。他生在安徽砀山,父亲是一位私塾教师,凡沾教师两个字的家庭,大多是穷得稀里哗啦响,朱温的家境就更不例外。

   古人云: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种田。意思是说这世上正当的职业就两个,一个是教书,一个是种地。而朱温的父亲教了一辈子书也没教出个名堂来,显然这条路不是发财致富的捷径。

   那么就剩下种田最后一条路了。

   于是朱温就被打发了去种田。

   就这样,朱温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汗珠子掉地下摔八瓣,用他辛勤的劳动和汗水,抚育着自己那张总也吃不饱的大肚皮。这样的生活原本是顺理成章风平浪静的,如果不是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的话,朱温这辈子注定了要和大地母亲结下不解之缘,将来会被人画在图画上用来教育孩子粒粒皆辛苦。

   但人生充满了意外,意外丰富了人生。

   没有意外的人生,就不能叫什么人生。

   没有人生的意外,那绝对是一个意外。

   朱温就在他没有意外的人生中,苦苦寻觅着他的意外。

   这个意外终于来临了。

   在一座寺庙里。

   那一天朱温黎明即起,洒扫庭院,然后出门去耕地。出门的时候他看到路上有一顶小轿,无意中瞥了轿子一眼,也是合该有事,恰好一阵风吹来,掀起轿帘,露出轿子里一张恰似水莲花的温柔的一张俏脸。

   这张清丽如莲的俏脸恍如切菜刀一把,砰的一声剁在朱温的脑袋上,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他迷迷糊糊醒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缘何已经跟着那顶轿子来到了庙里。

   轿子里的小姐出来了,但见那小姐的芝兰入室,淡雅清新,冰肌玉骨,不染凡尘。有分教:二八佳人体如酥,看得朱温迷迷糊糊,从此踏上不归路,打架只赢再不输。朱温偷偷地打听:这个美貌小姐是谁家的女儿啊,有婆家了吗?别人讥笑道:你也不看看自己那德性,也敢问张小姐的名姓,告诉你,人家的父亲乃宋州刺史,你个种田的泥腿子凑什么热闹?看你那满脸色迷迷的样,快滚远一点去吧,当心让人家发现打你个狗血淋头。

   朱温跺脚叹息曰:娶妻当娶张小姐,不怕脑袋打出血。立即丢下农具,离家出走了。

   此一去,朱温就投奔了黄巢的农民起义军。

   当时起义军的军纪也不是太好,总之一句话,兄弟们都拿自己不当外人,见了美女立即把自己的卧铺卷搬过去,有点深入女群众之间的意思。倒是这个朱温情有独钟,一心惦记着张家小姐,在这种氛围之下就显得有点与众不同,俨然羊群里的骆驼,骆驼群里的长颈鹿,很容易让人注意到。

   黄巢很快发现了朱温是个人才,立即将他提拔到自己的亲兵卫队中来。

   一接近黄巢,朱温立即向黄巢提出建议:老大,我建议咱们即刻攻打宋州。

   为啥要打那么一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呢?黄巢不明白。

   因为——朱温眼珠一转,他总不能说宋州有他心爱的张小姐吧?就改口道:因为宋州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此乃兵家必争之地。

   我靠,黄巢大惊,连战略你都懂,我还真没看错你,果然是个人才,那就听你的。

   于是大军跑步前进,轻易拿下宋州。

   朱温进城就疯了一样地到处寻找刺史,因为他知道兄弟们都是性情中人,看到美女不带跟你客气的,要是让哪位手快的兄弟先拿自己不当了外人,那他岂不是惨了?可是找了半天,却连刺史的影子也没有找到,原来张刺史早已卸任了,如今去向不明。

    朱温伤心啊: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我来你已走,眼泪往外哧。

   无限相思,别时容易见时难啊。朱温从此变得沉默了。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高强度的杀人放火中去,希望能够让繁忙的工作来减轻他心中的相思之苦。

   他手下兵将日重,渐成倚势,已是黄巢手下最得力的大将之一。

   不久他奉命攻克同州。

   一举而克。

   城陷,朱温正坐在椅子上默默地思念着张家小姐:你知道我在想你妈,你妈把你拉扯大,如今你跑到哪儿去了?让我想得泪哗哗……忽然军士来报:老大,逮到一个漂亮妹妹,老大要不要先安慰安慰她?朱温没心情,摆摆手:算了,我心里烦,让兄弟们别欺负人家……军士却劝道:老大,这个妹妹可不一般,老大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看看就看看吧。

   朱温叹了口气。做领导的,就是这样子,什么事都要亲自过问,都要重视,疲劳啊。

   那名小妹妹被兄弟们揪头发扯耳朵拎上来了,往朱温脚下按倒跪下,朱温眼皮砰的一跳,急叫:抬起头来。

   小妹妹抬起头来。

   霎时间朱温眼前一片漆黑。

   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眼前之人,赫赫然竟是他日思夜想的张家小姐。

   朱温听到自己脱口惊叫一声:我靠,这莫不是张刺史家里的女公子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想当年朱温连偷看张家小姐两眼的资格都没有,而现在,他已经成为了万人之上的将军,而张家却因为兵劫遭难,落魄不堪。情境倒转,让朱温心中感叹不已。黄河尚有澄清日,人岂无有得运时,相信你自己吧,命运始终掌握在你的手中,欧耶!

   求婚,隆重向张家小姐求婚。

   张家小姐能不答应吗?外边挤满了朱温的兄弟,一个个色迷迷地打算要拿你不当外人,再听这个朱什么什么温的,居然还对自己有着这样一番情义,说不感动那是假话。一个女孩子一生能够遇到这样一个男人,愿意用生命一生一世地善待自己,就足够了。

   还需要什么?

   洞房。

   无限风光,尽在其中。

   正当朱温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时候,黄巢老大突然来电:着你部即刻北上,与叛将王重荣会猎于河中,钦此。朱温看了这封军书,心里好不恼火,黄老大你烦不烦啊,不知道人家这正在忙着吗。

   没办法,不能不去啊。就在马上依依和张氏惜别,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不行,朱温想,我得活着回来抱抱老婆,这场仗啊,到时候看情形吧,能打就打,不能打,黄巢老大还能吃了我不成?

   于是朱温到地方瞧了瞧情势,见对方竟然是跟他玩真的,掉头拨马便走。

   河中一战,朱温大败。

朱温
 

   朱温跑了回来,河中兵居然脚跟脚地追了过来,这边黄巢老大还不断地来电,指责朱温作战不力。朱温招架不住,就向黄老大求援,可是黄老大非但不发救兵,反而又没鼻子没脸地把朱温骂了一顿。

   朱温那个火啊,心想,黄老大咱俩谁跟谁呀,你跟我玩这个?真要是惹火了我,别怪我不陪你玩了。

   于是在军中给爱妻张氏写信,表明他要叛变黄巢的意思。张氏坚决支持,而且还露了一手,让朱温看傻了眼。

   张氏接到来信,就邀请黄巢派在朱温军中的监军严实赴宴。严实早就听说朱夫人花容月貌,接到邀请就脚不沾地地飞跑来了,一进门被张氏当胸一刀,顿时一命呜呼。然后张氏命人拿了严实的首级传遍诸军:现在咱们不跟黄巢一起玩了,你们谁有意见?有意见就跟这个脑袋一样。

   因此大家都没有意见。

   朱温遂降唐室。

   这时候唐室已经是个空架子了,朱温这一去,马上就发现自己这个降投对了,到了朝堂上他就是说一不二的老大了,连唐僖宗及唐僖宗的皇爸大太监田令孜都得看他的脸色行事。

   朱温心中好高兴,看这个唐室也没什么折腾的了,再鼓捣鼓捣,差不多自己能啃下一大块来。

   他正琢磨着,后方噩耗传来:

   张氏病重。

   说起这个张氏来,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她生于乱世,侥幸未死,不得已嫁给了朱温,但一直以她的温柔约束着这个煞星心里的魔性,天下许多百姓都曾受过她的恩惠,是她经常劝朱温不要屠城杀害百姓的,而且她善待朱温手下的将士们。因为朱温这个家伙脾气太大,看谁不顺眼说杀就杀,遇到这种情况,张氏总是温婉相劝,晓以大义,让朱温放过那些可怜的军人。有时候军官犯了死罪,张氏甚至不惜借请朱温饮酒的机会,把朱温放翻,然后偷偷把人放走,所以一军之中,对于朱温倒没什么感觉,对于张氏,却是同感其德。

   如果张氏死得稍微迟一些,历史将不会是这么一个面目。

   如果张氏继续活下去,朱温也不会变成历史上第一大怪物。

   但是张氏还是坚定不移地死掉了。

   命运它这么搞,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不明白啊。

   朱温也不明白。

   伤心欲碎。

   这颗心一碎,里边的魔性就冒将了出来。

   于是我们的历史就得到了一个怪物朱温。

   他开始走进了《推背图》里,按照李淳风和袁天罡事先画好的线一步步往上走:

   一后二主尽升遐,

   四海茫茫总一家。

   不但我生还杀我,

   回头还有李儿花。

   首先是“一后二主尽升遐”,这个升遐是个啥玩意儿呢?弄不明白,但一后二主还是容易搞定的,朱温玩了那么多年,在他身上凑个一后二主还不容易吗?

   凑一凑。一后,有个何皇后,这个皇后倒霉啊,跟个老公徒有皇帝之名,却是谁逮住谁欺负,后来还被朱温杀掉,提起她的命运,就一个字:惨。

   二主呢?昭宗铁定是一个,按说到了他大唐就应该收尾了,后来朱温为了政权的合法性,又搞出来一个哀帝,这哥们更惨,他唯一的历史使命就是正式宣布将天下送给朱温,宣布完了朱温赐他一杯毒酒,这就玩完了。

   《推背图》里有句话:不但生我还杀我。

   朱温也有一句话:天下女人两不淫,生我的不淫,我生的不淫,其余皆淫之。

   不知朱温和《推背图》他们两个谁抄了谁。

   说一说朱温干的好事吧。有一次他大败,幸亏是兖州朱槿发兵救了他一命,为报朱槿救命之恩德,朱温喘过气来就攻伐兖州,杀了朱槿兄弟,然后霸占了朱槿的妻子。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他也干得出来,实在是让人拿他没有办法了。

   洛阳张全义,看天下战乱仍频,生灵涂炭,遂亲赴洛阳,于荒烟之中聚集民众,劳作生息,救活人民无数。朱温为了嘉奖张全义,亲自下榻于张全义的家中,让张全义的妻子、女儿、儿媳妇轮流陪睡。无非是张全义的做法获得了百姓的感激,朱温就非要恶心恶心他不可。

   人性的下限不能突破,有个下限约束着,人再坏也还是个人,可如果这个下限一旦突破,那就不能再叫人了,称之为禽兽,也分明是对禽兽的污辱。

   总是玩别人家的妻子女儿,已经对朱温产生不了什么刺激了,于是他决定回家里去玩。

   这下子他的儿子们惨了。

   朱温对儿子们有着明确的要求:所有的儿媳妇都要陪他睡觉,他则根据儿媳妇们在床上的温柔程度,给儿子们的表现打分,谁表现好,这后梁的花花江山,以后就是他的了。

   于是在朱温的儿子们之间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竞争。

   争的是看哪个儿媳妇最有本事让老公公朱温舒服。

   先是二儿子朱友珪的老婆占了上风,老公公朱温玩过之后,连声叫爽:行了,以后这江山就是你们的了,你就可以母仪天下了。

   然后轮到了大儿子朱友文的老婆,这个老婆也不是一般的温柔,老公公朱温尝过味道之后,连声称赞:爽,爽,爽,以后这江山就是你们的了,你就可以母仪天下了。

   朱温只顾喊爽,没曾想老二朱友珪的老婆留在宫里还没走,一听妯娌比她还会玩,顿时慌了神,急忙跑回家找朱友珪:老公啊,出大事了,看来还得你亲自陪你爹上床不可了,我们女人实在是玩不转啊。

   朱友珪听了,就骂老婆道:笨娘们儿,连这么点事都做不好,看我的。当夜他带兵冲进宫中,一刀剁在朱温的肚子上。朱温悲痛欲绝,大叫道:逆子弑父,这还有天理没有了。

   老贼!朱友珪气得脑袋发涨:你还知道天理?知道天理你怎么还敢干尽这么多的丧尽天良之事?

   朱温很生气,回答道:我靠,你弄清楚了没有啊,我是万岁啊,万岁万岁,你媳妇就得陪我睡……

   话未说完,朱友珪振臂高呼:老贼万段!

   于是朱温就被剁成了万段。

   按说朱温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他就是生下来给中国人脸上抹黑的,他干的那些脏事,让中国再过几千年也抬不起头来。

   到此为止,这一象中应该出场的全都出场了,该轮到后唐戏子皇帝李存勖粉墨登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