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象:李希烈祸乱大唐的预言

推背图第八象  八辛未坤下离上晋

   谶曰:

   欃枪血中土,破贼还为贼。

   朵朵李花飞,帝日迁大吉。  

   颂曰:

   天子蒙尘马首东,

   居然三杰踞关中。

   孤军一注安社稷,

   内外能守手臂功。

   

   这一象最是好玩,好玩就好玩在图画中的三个人物,巧极了,德宗一上台,还真碰到这么三个人。

   这三个人分别是李希烈、朱泚和李怀光。

   三个大男人没什么好玩的,好玩的是他们的姓氏,都跟这一象沾上了点边。

   “朵朵李花飞”,谁都能猜到这是在说姓李的人;“攙枪血中土”,这个血是红色的,自古朱红同色,于是朱泚就隆重浮出水面。

   但一开始这几个家伙都不在水面上,都在水面之下,那是什么原因让这三个家伙都浮上来了呢?

   这个就要从德宗的为人说起了。德宗这个人,乃当世第一惹事高手,大凡惹事高手,处理起事来却都是庸手,这样的人做个老百姓倒也罢了,最多不过是惹出事来让人狠揍一顿,连累不到别人。但德宗却坐到了皇位上,于是他就成了个惹事天子。

   处理事情需要助手,惹事的人同样也需要助手,于是德宗就千挑万选了一个怪物跟他做搭档,和他一起惹事。

   这个怪物的名字叫卢杞。

   他就是那个丑得让郭子仪都害怕的人,而且郭子仪曾断言此人如此之丑,以后肯定会当宰相。

李希烈
 

   丑得别出心裁别具一格的卢杞做了宰相,正式开始着手祸害大唐江山。此人貌丑心残,但凡有谁招着他惹着他,他都记恨在心里,就等找机会报复呢。从他上台起,好多人就倒霉了。

   第一个倒霉的是成德节度使李宝臣,但他倒的霉跟卢杞却没有关系,属于自己家特有之霉。这个老李特想长生不老,逮什么就乱喝一气,一不留神喝下了毒药,就此一命呜呼了。

   李宝臣死在了工作岗位上,他的儿子就写了封信给德宗,要求继承老爸的遗志,继续替皇上管理国家军队。

   但是德宗却不允许。

   那么德宗何以不允许呢?

   好像没什么理由,而且德宗自己也没有什么候选人,估计他的想法就是让这些藩镇们一个个老死,却不让他们的后人接掌军权,这样天下的权力就又会回到他的手中来了。

   李宝臣的儿子很不舒服。

   于是李宝臣的儿子央求魏博节度使田悦出面说情,田悦又拉上一个节度使,大家一起凑热闹,这么连搞了三次,德宗摆布了他们三次,说过了不行,就是不行,你田悦的面子算个屁啊,老子是皇帝,偏不买你这个账。

   田悦等人很难过,说:领导如此不信任我们,不给咱们面子,那我们怎么办呢?要不咱们就谋反吧。

   三镇遂反。

   接着是四镇皆反。

   德宗就派了淮西节度使李希烈把这四镇灭掉,李希烈乐呵呵地赶去了,与四镇兄弟热烈会合,搞出来一个五镇皆反。

   总之一句话,大家都不陪你德宗玩了,爱谁谁。

   这边李希烈发兵狂攻河南襄城,却被淮西招讨使李勉逮到一个围魏救赵的机会,立即发兵径取李希烈的老巢许州。德宗一听这事就不乐意了,他这人就是爱干让别人不痛快的事情,别人越是想干什么,他就越是不让干,别人越是不想干的事情,他就越是让人家干,可能是以前做太子的时候憋得太久了,非要跟大家别别这个苗头。他现在是皇帝,谁好意思跟他较劲?李勉的围魏救赵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回来的路上还差一点被李希烈包了饺子。

   不让李勉围魏救赵,德宗的感觉,就一个字:爽!

   爽归爽,但仗还是要打的,须知襄城一旦失陷,东都洛阳就麻烦了。所以德宗急忙从西北抽调泾原兵马去救援。这支军马由泾原节度使姚令言带领,一共五千人,可是这些士兵们好久没领到工资了,最倒霉的是途经长安时,路上又碰到大雨,朝廷怕士兵们饿着,就送去了粗米咸菜,敢情是拿这些士兵当猪喂了。

   这下子士兵们可火了,当场开闹起来。这一闹事态就失去了控制,乱兵向长安城里冲了进来。

   区区五千乱兵,就敢冲击皇都长安城,有没有搞错?德宗摇头叹气,觉得这些没脑子的士兵们智商实在是太低了,要不然他们怎么混到这种地步呢?

   就派禁军前去镇压。

   城中有多少禁军?三万五万总不止吧?而且皇城禁军是最精锐的部队,那五千乱兵,他们倒霉的时候到了。

    连德宗都有些可怜他们了。

   命令禁军弹压的诏令下达后不久,乱兵就冲进了宫里。

   这时候德宗才大为惊讶:我靠,我那几万精锐禁军都哪儿去了?

   这时候才有人告诉德宗:你哪儿来的狗屁几万禁军?你就是一个光杆皇帝,一个禁军也没有。

   不可能啊!

   德宗说什么也转不过这个弯来,看这禁军花名册,我每月可都是付给他们高薪和巨额奖金的啊。

   别人告诉德宗:你每月支付高薪优资是不假,不过你还是没有一个禁军,因为你的高薪都被你最信任的禁军统领吃了空饷了,花名册上的名字都是假的,你的银子让禁军统领吞了。

   我靠,侵吞公款哪有这么一个吞法的……德宗还要说,却已经来不及了,乱兵们冲进宫中,立即乱砍乱杀,而且是玩真的。

   刀刀见血!

   没办法了,英明神武的德宗当机立断:就一个字——逃,脚快才是硬道理。

   又一届大唐天子踏上了漫漫逃亡之路,这个李唐王朝,倒了血霉啊。

   就在德宗狂逃之际,突见眼前一道黑影,挡在了面前。德宗定睛一看,却是翰林学士姜公辅。只听姜公辅说道:首先,我代表全体翰林学士们坚决支持天子的逃命行动,要逃就快点逃,千万别让人家给逮到。第二,如果陛下一定要逃不可的话,那么就请杀了朱泚,要不然就带上他一块逃。

   德宗不明白:朱泚是干什么的?美女吗?不是美女我是不带的,带上也没什么用啊,你说是不是?

   姜公辅正告德宗:朱泚不是美女,但他的弟弟朱滔是反叛的五镇节度使之一,此人现在京城,天子出逃而留下他,只怕是后患无穷。

   很好,德宗点头道,你的建议不错,等我们研究研究——打马狂奔逃向了奉天,根本没弄明白这个调皮的姜公辅说的是什么。

   但是这个姜公辅真的了不得,这家伙说的话,很快就应验了。

   皇帝逃了,乱兵们在皇城里铆足了劲地祸害,等祸害得七七八八,大家聚在一起,商量着下一步怎么办呢?得有个人继续领导咱们啊,没有领导怎么行,没有领导,前程就是一片黑暗没有光明,没有领导,未来就没有希望只有绝望,所以这个领导是一定要有的。

   可上哪儿去弄个领导来呢?

   大家顺着还留在京城没逃掉的官员们一拨拉,终于发现了一个:我靠,朱泚朱老大,著名的军事家是也,咱们当兵的人,跟着他硬是放心。

   于是大家请求朱泚为主。

   朱泚说:你看,我本来只是想退休在家里养老的,可是大家这么信任我,我要是不出来的话,那也太对不起你们大家对我的信任了……那什么,你们看我就改国号大秦,我来做大秦皇帝如何?

   这事就这么定了。

   反叛的五镇节度使也都自立为王,叫什么国号的都有,总之是热闹非凡。但朱泚后来居上,他占据了皇都长安,这是别人比不了的优势。于是他先将城中七十多位皇族全部杀光光,然后驱动大军,袭奔现在的陕西乾县——当时叫奉天,要“迎回”圣驾。

   这是一支名副其实的“大军”。

   猜猜这支“大军”的总人数是多少?

   一万人!

   一万人怎么看也不像个大军的样子,但跟德宗在奉天的力量比起来,却是绝对的大军。

   因为德宗的人马只有几千人。

   这仗,打得真没意思。

   虽然没意思,可也打了整整几个月,而且这几个月以来还把战争史上能够找到的攻城器械全都用上了,搭云梯、筑土山、建造擂石台,搞到最后,仗倒是没打出什么名堂来,城中的粮食却吃完了。

   未来的大秦开国皇帝朱泚笑了。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大唐的援兵就已经赶来了。

   来的是神策河北行营节度使李晟和朔方节度使李怀光。

   朱泚一瞧这情形,没意思,不跟你们玩了,朕回宫自己玩去,就带了人马返回长安了。

   李怀光这次立了大功,激动得心潮澎湃,每天收拾得利利索索的,就等着皇上亲自接见了。按说德宗折腾到这种程度,对这些拼死赶来救驾的有功之臣,怎么也应该握个手,发表几句讲话,好让大家有精神头继续干活才对。可这时候丑宰相卢杞突然又冒出来——这家伙命可真长,干活的时候没有他,添乱的时候准少不了他——因为李怀光以前说过他的坏话,说他貌丑,说他奸诈,所以卢杞是一定不肯放过李怀光的,就向皇帝提出建议:微臣以为,此时接见李怀光甚是不妥。

   为什么啊?德宗问。

   不知道卢杞是怎么回答的,也有可能德宗连问也没问,因为要给这个问题找到个答案,还真不是太容易的事情。总之,德宗不打算接见李怀光,让他在门外候着去吧。

   这下子李怀光火气大了,怪不得大家都不给你好好干活,你这个皇上都是整的什么事啊,我立了这么大的功你居然都不肯接见,以后啊,我看咱们还是各玩各的吧。

   李怀光的反心就这么产生了。

   于是天下四分,德宗蹲在陕西奉天,李希烈占据许州,只有李晟一个人东跑西颠地跟这哥几个逗闷子,这正应合了这一象中的:天子蒙尘马首东,居然三杰踞关中。孤军一注安社稷,内外能守手臂功。

   还真让李淳风袁天罡蒙对了——如果,他们蒙的真是这件事情的话。

   接下来大家各自奔着各自的人生末路狂奔飞走。

   第一个到达人生终点的是大秦开国皇帝朱泚。他在李晟收复长安之后,率部向西奔逃,跑着跑着就突然到达了目的地,脑袋被他的部将砍了下来,于是他的历史使命隆重结束。

   第二个到达人生终点的是李怀光,这哥们儿的死法极不妥当,他居然像个女人那样把自己吊死了。拜托,你好歹也是一员武将耶……可是说什么都晚了,谁也没办法让他活下来再死一次。

   然后轮到了李希烈。他的死法蛮有情调,死在了自己强娶来的老婆手上。这个老婆姓窦,是参军窦良的女儿,她在嫁给李希烈的时候曾经告诉父亲:父亲请不必为女儿担忧,女儿会消灭贼寇的。然后她就做了李希烈的老婆,并在李希烈的部将里耐心地物色人手,大将陈仙奇被她选中了,而且她还打听到陈仙奇的妻子也姓窦,于是就和陈仙奇的妻子拜了姐妹,再然后她就天天忽悠陈仙奇。男人是禁不住女人忽悠的,如果你还没有被女人忽悠住,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愿意忽悠你的女人。就这么三忽悠,两忽悠,陈仙奇就成了窦氏女的手下,并按照她的吩咐趁着给诸将分桃子的时候,把起事的命令藏在桃子里,大家一起起来闹腾,先毒死了李希烈,然后将他的家人嘁里喀喳乱刀剁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