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象:郭子仪重振大唐的预言

推背图第六象   象六己巳坤下艮上剥
   谶曰:
   非都是都,非皇是皇。
   阴霾既去,日月复光。  
   颂曰:
   大帜巍巍树两京,
   楚舆今日又东行。
   乾坤再造人民乐,
   一二年来见太平。
   

   什么叫高人?高人就是说出话来让你琢磨三天,却是越琢磨越有味道。要是这个定义没什么错误的话,那么李淳风绝对是高人。
   李淳风高在哪儿?
   他高就高在,眼前这一象,至少能跟历史上几个事件挂上钩,但钩这玩意儿多了也麻烦,所谓勾连错合是也,跟这一象勾连得最为契合的,应该算是名人郭子仪的隆重出世。
   郭子仪这人命好,正赶上了好时候。在唐玄宗逃到蜀川,杨贵妃丧身马嵬坡的时候,安禄山带领人马攻入了长安,这个胖子一进长安,就命人先将没有逃掉的公主、王妃、驸马等人尽杀于崇仁坊,并统统活挖心肝。谁要是认为安禄山这样做太残忍的话,那他就错了。没有最残忍,只有更残忍,杨国忠和高力士的亲信死党八十三人那才叫死得惨,都是被人用尖利的铁器慢慢撬开头盖骨而死,血流满地,哭嚎连天,直把个长安城弄成了人间鬼域。
   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
   快,没告诉你郭子仪这时已经出山了嘛。
   郭子仪,性别:男,身高:七尺三寸,血型:O型,民族:汉,家庭出身:干部,他爹郭敬之曾做过五个地方的刺史。早在哥舒翰被抬了去出征时,郭子仪就被唐玄宗任命为朔方节度使。这节骨眼上安禄山的人马潮水一样的往长安方向狂奔,他却带了人马从内蒙古自治区和林格尔那地方冒了出来。恰巧遇到安禄山的一支非战斗队伍,估计多半是什么卫生员通信兵挖坑的工兵之类的,被老郭趁机扑将上去,赢了。
   《孙子兵法》说: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意思是说:真正会打仗的将军,就是要专门挑肯定打不过你的对手来欺负,郭子仪这一仗深得《孙子兵法》之精要。
   虽然这一仗只不过搞定了叛军的几千个后勤人员,但这一仗却是自安史之乱以来的第一个胜仗,你想皇帝们心里会乐到什么程度呢?
   为什么要说“皇帝们”呢?这是因为这时候已经有了两个皇帝,一个是唐明皇李隆基,一个是肃宗李亨,胜利固然让他们高兴开心,可烦心的事儿也多着去了。尤其是在让郭子仪捣糨糊一样将叛军们捣得晕晕乎乎,退出长安的时候,两个皇帝急忙回家看看,这时候李隆基他老人家的尴尬就来了。
郭子仪
   这时候的长安依旧是皇都,可是他老人家的皇都吗?这时候他老人家仍旧是皇帝,可这天底下谁又认得他是哪棵葱?
   是都非都,是皇非皇。看看李淳风这话说得多到位。我们只能说,这个李淳风对皇权政治实在是太了解了,这样高度集中的权力架构必然会有这样子的事情发生,或迟或早,连瞎子都猜得准准的。
   但是唐玄宗毕竟是做惯了领导的人,不习惯大家都不跟他玩的现实,于是他老人家就琢磨出来一个怪招,天天跑到长安市生意最为火暴的长庆楼,坐在楼上看着远远近近的行人,一边和高力士喝酒,一边无限缅怀杨贵妃。这时候有个临邛道士鸿都客,跑来告诉唐玄宗说:杨贵妃人家其实压根就没死,人家早就练成了闭气###,蒙你唐玄宗就跟玩一样,这时候她正在海外的一个岛上活得好好的呢。还有还有,为了证明这一点,这位术士还拿给了唐玄宗一件证据,当年戴在杨贵妃头上的金钗。
   唐玄宗被搞晕菜了,坐在长庆楼上不知时日,恰好有官员经此,就上来陪老皇帝李隆基聊天解闷。这个闷一解,李隆基的郁闷却更大了。
   打听到唐玄宗退休了还在发挥余热的消息,肃宗就别提多窝火了。肃宗一窝火,他的手下李辅国就急忙替老板清理杂事,将唐玄宗软禁了起来,身边的亲信全部轰走,让老头儿一个人天天独自对着墙壁,没有架子鼓可打,没有美女陪他玩。郁闷是健康的最主要杀手,这话可真一点儿也不假,没多久,唐玄宗就郁闷死了。
   唐玄宗死了,安禄山也早死了,但郭子仪却还在玩,但他也是越玩越感到不好玩了。
   郭子仪先统兵十五万收复长安,继而夺回东都洛阳,肃宗返回皇都的时候,曾经感激地对他说:我靠,老郭,啥也不说了,虽然这是我们老李家的天下,可都是你老郭给打下来的,那什么,我得好好感谢感谢你,那什么……还不快把兵权还给我。
郭子仪就没了兵权,但照样每天乐乐呵呵,比有兵权的时候还乐呵。
   老郭他不能不乐,这时候的大唐江山已经像只漏了水的破船,漏洞多得堵不胜堵,按下葫芦又起瓢。没多久,河中、太原两地军乱,唐军主帅全都被乱军剁成了饺子馅,眼瞅着乱兵又要和史思明联成一气,肃宗有些慌了神:那什么,老郭最近忙不忙?要是不忙的话先帮我把这个局面收拾一下。
   “河东之事,一以委卿”。
   郭子仪感动得哇哇直哭。这老头是表演型人才,说哭就哭,谁也拦不住,说不哭就不哭,谁也弄不出他的眼泪来。这一招让当时掌握了真正权力的大太监鱼朝恩都拿他没办法。
   然则天下的权力何以会掌握在鱼朝恩的手中呢?
   这是有历史原因的,唐时有神策军制,该兵种的大本营设在临洮,时逢安史之乱,神策军一千多人呼哧呼哧跑步去长安,准备解皇上之倒悬,拯陛下于水火,但他们的两条腿跑得没有皇帝快,皇帝先跑到蜀川去了,于是长安失陷。这一千号人马没个领头的,就成了监军鱼朝恩的私人家丁。有了自己的军队,太监们从此站了起来,以后的皇宫就成了太监们自家的小院,皇帝形同在人家干活的长工,人家让你干你就是皇帝,不让你干你就趁早滚蛋,搞得大唐二十一个皇帝中有七个是太监自己立的。
   所以这时候真正说话算数的,是鱼朝恩而不是肃宗李亨。
   所以这时候再替皇帝打工,那活儿是特别地不好干,因为你干不好不成,干好了更不成。
   郭子仪恰恰属于干好了更不成的那一种。
   那到底应该怎么干呢?
   郭子仪有办法。
   未及几年,吐蕃兵马来犯,这时候肃宗已经死掉,继位的是儿子代宗。代宗听到这个消息立即上马狂逃,同时吩咐郭子仪“速去平定叛乱”。
   于是郭子仪就带着二十几个家人上路了,在路上恰好遇到掉队的十个王爷,这些王爷倒霉啊,跟着代宗一起跑,但跑不过代宗,结果掉了队被叛军逮到了,幸亏他们命好,遇到了郭子仪,郭子仪当场将他们救下,然后沿途一边赶路一边招兵买马,等到了地方正好把军队练熟手了,轻松地将吐蕃人轰走了。为了这件事,代宗后悔地说:我靠,都怪我,不早一点重用你,都是我的错。
   后悔归后悔,可代宗自己也不琢磨琢磨,他现在还有这个权力吗?
   要说代宗一点权力也没有,那绝对是夸张,代宗至少还有一点点权力——让郭子仪去送死的权力。
   转年九月,吐蕃大军已经是熟门熟路了,又成帮结伙地跑来了,代宗急忙呼叫郭子仪:看在哥们的面子上,拉兄弟一把……郭子仪急忙带着一万人马赶到,到了地方还没等安营扎寨,四面八方已经被潮水般的吐蕃和回纥兵团团围住了,郭子仪急忙下令布阵迎敌。
   那边的回纥大将暴喝一声:来将通名。
   郭子仪报曰:我是你大爷。
   回纥大将大怒:胡说,我大爷早死了。
   郭子仪回答:你大爷早死了,你郭大爷我还没死。
   回纥大将怒曰:胡说,我郭大爷也早就死了,要不我来这儿干什么?
   郭子仪:我靠,你什么眼神啊,就这眼神还带兵呢,快拿火把来照一照
,看清楚我是不是你郭大爷。
   回纥大将拿火把一照,惊呼曰:我靠,你还真是我郭大爷。
   那么回纥大将缘何管郭子仪叫大爷呢?大家忘了郭子仪最早是在什么地方出兵的吗?
   内蒙古自治区和林格尔县。
   所以郭子仪和回纥兄弟原本是一家,大家都是大爷。
   大爷相见,分外亲热,立即坐下来喝酒,这一喝酒才知道回纥大爷让人家给骗了。人家骗他说皇上早死翘翘了,郭子仪也死掉了,所以回纥大爷才跑来看看能不能弄点什么东西回去。
   于是回纥大爷就跟着郭子仪大爷干了。
   那边吐蕃的大爷们听到这个消息,感觉很别扭,很不好意思,就象征性地打了几仗,回大爷们自己的家去了。
   消息传到京师,代宗大喜,急命大太监鱼朝恩考虑一个方案,对郭子仪的功劳是不是通电全国啊?鱼朝恩点头称是,就立即吩咐人将郭子仪的祖坟给刨了。
   掘人祖坟,那是血海深仇啊,这时候代宗也吓得没了主意,这不明摆着逼郭大爷跟大家撕破脸皮吗?这个时候郭大爷真要是火了的话,那肯定是一拍两散,大家都趁早别混了。可是郭大爷到底是郭大爷,他听说了这件事之后,放声大哭曰:都是我的错,这事都怪我,我身为三军统帅,战场上不能禁暴,时有官兵挖人家祖坟的事情发生,我能挖人家的祖坟,人家怎么就不能挖我的祖坟?这事不能怪别人,怪我怪我都怪我。
   让郭子仪这么一哭闹,大家彻底地放下了心来。到底人家是大爷啊,不跟别人一般见识。
   鱼朝恩也放心了,就叫郭子仪去上课。
   上什么课呢?
   《易经》。
   主讲老师:鱼朝恩。
   郭子仪去了,发现他和另外几个将领都是学生,都听鱼老师讲课,这个鱼老师讲课风格鲜明,就两个字:
   骂人。
   鱼朝恩借讲课的功夫,把诸将们的八辈子祖宗骂遍,众将无不怒不可遏,只有郭大爷神色不变,就好像没听到一样。
   郭子仪的情形看得鱼朝恩心里发麻,他说:老郭这个人,不简单。
   老郭这个人不简单的事情多着呢。未及多久,鱼朝恩邀请郭子仪喝酒,郭子仪手下急忙劝止,要求带着军队同行,防止让鱼朝恩趁机宰了老郭,可是郭子仪不理会,就穿着便装去赴宴了。这件事居然把心地阴狠的大太监给感动得哭了,他说:也就是老郭你相信我,换了别人谁会不起疑心?
   最是以凶悍闻名的藩镇田承嗣遇到郭子仪的来使,马上就跪地向西叩拜。他指着自己的膝盖对来使说:哥们儿这个膝盖,是任何人也不跪的,也就是你家老郭头,不跪他一下,我自己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另一个藩镇李灵耀占据汴州,他把自己等同于普通土匪,凡是从他地头上过去的财物,不论公私,一律归他个人所有。唯独对郭子仪例外,郭子仪的财物经过,李灵耀非但不收为已有,还专门派遣重兵护送,可以说郭子仪做人之成功,历史上无出其右。
   看明白了,这一象是智慧程度远低于郭子仪的李淳风和袁天罡替郭子仪搞出来的传记,“大帜巍巍树两京,楚舆今日又东行,乾坤再造人民乐,一二年来见太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总之,至此天下之事,该乱的已经乱了,不该乱的还没有乱,真正热闹的大场面,还在后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