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象:杨贵妃马嵬之变的预言


 推背图第五象  杨贵妃马嵬之变的预言  象五戊辰坤下巽上观
   谶曰:
   杨花飞,蜀道难。
   截断竹箫方见日,
   更无一史乃乎安。  
   颂曰:
   渔阳鼙鼓过潼关,
   此日君王幸剑山,
   木易若逢山下鬼,
   定于此处葬金环。

   第五象杨贵妃马嵬之变的预言
   这一象很明显,是描写超级大美女杨玉环的历史传奇。但说句老实话,李淳风弄的这玩意儿一点也不好,根本就没法跟另一个术士李进周的诗相比。李进周于天宝年间住在长安的一家寺院里,天天蹲在墙壁前猛写,写了有上千句的诗,传下来的有这么一首:
   “燕市人皆去,函关马不归。如逢山下鬼,环上系罗衣。”
   这首诗暗示了安史之乱在即,及杨贵妃必将于马嵬坡下遇难的事件。但李进周写得再好也白搭,他和李淳风一样都只是配角。
   主角是李隆基。
李隆基
   李隆基天纵奇才,特别地会玩。但是,正如大思想家告诉我们的,天才来自于勤奋。史载,李隆基特别爱打架子鼓——当时叫羯鼓——放眼天下,能跟他在打架子鼓方面比试比试的,只有大音乐家李龟年了。
   李龟年,名人啊,唐诗有云:“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又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这首好听得不得了的诗,就是诗圣杜甫写给李龟年的。可怜的大诗圣杜甫,他生逢兵荒马乱时节,自己在家里饿了好多天,地方官为了保护民族文化,派人给他送来一大块牛肉,杜甫逮住就一通猛啃,结果活活撑死了。大诗圣饿到活活撑死的程度,可想而知当时的世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事都是李隆基惹出来的,他怎么就把国家弄成这么一副模样呢?这还要从李龟年说起。李龟年是音乐家,为了打好架子鼓,他打折了整整两立柜的鼓槌。李隆基听说了,就把李龟年叫了去,带他进宫来到一个房间,房间里放着五只大立柜。李隆基说:阿龟,你把立柜打开,看看里边装的是什么。
   李龟年把五只立柜全部打开,顿时吃惊得合不拢嘴巴。
   只见五只立柜内,装得满满的全都是打折的鼓槌。
   怎么样?李隆基看着李龟年的吃惊模样,告诉他:这五立柜鼓槌,都是我练架子鼓的时候打折的。
   然后李隆基谆谆教导李龟年:在不务正业的道路上,绝没有什么捷径可走,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我扑到架子鼓上,就像色鬼扑到女人身上一样……
   李龟年有句话没敢问出来:我靠,陛下,你天天跟我较劲打架子鼓,那谁陪你的杨贵妃玩呢?
   杨贵妃有人陪。
   陪杨贵妃玩的人是安禄山。
   安禄山何许人也?少数民族出身的将领是也。他因为打了败仗,被李隆基注意到,李隆基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胡人的大肚皮,就认了安禄山做儿子。于是安禄山就跑到宫里来了,见到杨贵妃,就亲亲热热地叫一声妈。这一声妈唤醒了杨贵妃心中的母性,于是娘俩就在宫里边玩了起来。
   安禄山很会玩,有一次,李隆基问他:儿子啊,你这么大的肚皮,里边装的都是什么啊?安禄山回答道:里边装的都是对父皇的忠心。李隆基乐得眉开眼笑,就急着去打架子鼓去了,让安禄山去找太子玩。
   安禄山见了太子,左右让他快点下拜,安禄山却坚决不拜,他问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你们谁能告诉我,太子是个什么官啊?
   我靠,连这个都不知道,这个胡人可真傻。
   当时大家都这么想。
   于是就有人热情地教育安禄山:太子是一国的储君。什么叫储君呢?就是储备皇帝,替补皇帝,等以后老皇帝咽气了,就由他来治理国家。你的明白?
   我倒觉得你们这帮人才是真的傻,安禄山告诉宫人们: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万万不能睡。既然皇帝万万不能睡,那要储君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呢?难道你们想让皇帝早早睡下吗?
   大家这才知道,这个胡人看模样憨憨笨笨,其实心眼儿只比别人多,不比别人少。
   杨玉环有个哥哥,叫杨国忠。
   杨贵妃喜欢安禄山,但杨国忠可不喜欢他。
   理由很简单,杨国忠是男人,他只喜欢女人。
   这可就难为安禄山了,他要是个女人吧,杨贵妃肯定不会喜欢他;可他要是个男人吧,杨贵妃的哥哥又不喜欢他。
   做人难呐!
   做男人难,做女人更难。
   难道他安禄山还能做不男不女的太监不成?安禄山深感人生之痛苦,两难的选择,竟然是如此的无奈,让这个大胖子胡人于月白风清之夜,难免黯然神伤。
   神伤之后大家就闹僵了。
   交情撕破,就再也没有好听的话说了,杨国忠说安禄山要谋反,安禄山骂杨国忠是国贼,而在李隆基这里呢?一边是他的大舅哥,一边是他的干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批评谁他都心疼,只有和稀泥,打马虎眼,劝大家和好才是硬道理。
   有分教: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好,要想交情深,一起来洗澡。于是玄宗李隆基派人给安禄山送信,让他速速来京师,杨贵妃欲与之共浴于华清池。安禄山接到来信之后,就立即将全部的部下召集到他的府中来,然后大门紧锁,窗户关闭。众将惊问:老大,叫我们来干啥?
   不干啥,就是喝酒,安禄山回答。
   然后大家开始喝酒,等喝得差不多了,大家又问:老大,酒喝完了,咱们干啥?
   安禄山告诉大家:啥也不干,还是喝酒。
   于是大家再喝,喝完了又问:这次咱们到底该干啥?
   应该继续喝酒。安禄山告诉大家。
   大家就这么闷声不吭地喝了好多天的酒,醉生梦死啊。两个字:幸福。
   喝了好多天酒之后,安禄山送给一人一个大包裹,让大家拿回家去自己看。众将回到家,打开包裹一看,霎时间气冲牛斗,光彩夺目,包袱里边竟然是满满的金银珠宝。
   除了金银珠宝,还有一封命令诸将行军的军令。
   酒也喝了人家的,钱也拿了人家的,那大家还有什么好说的?
   干活吧。
   于是安史之乱正式拉开帷幕。
杨贵妃
   因为募兵制的原因,各地的藩镇有权自行招兵买马,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安禄山的兵力人数超过李隆基的四倍。黑压压的叛军人马遮天蔽日,陷博陵,取藁城,伐昌郡,夺荥阳,进逼潼关。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安禄山虽然凶猛,但大唐江山也有擎天之柱,大将封常清与高仙芝单骑走马,以残弱之军将安禄山挡在了潼关之外,双方一比一平。
   叛军被阻在潼关之外,捷报传到京师。李隆基见报大怒,当即将尚方宝剑赐与大太监边令诚,令边速取封常清、高仙芝二人首级来报。
   有没有搞错?不是封常清和高仙芝阻截了叛军的攻势吗?那怎么李隆基反而不高兴要杀他们呢?
   无他,封常清和高仙芝本事是有的,可是他们不该得罪监军边令诚。可是话要说回来,边令诚不是什么坏人,早年高仙芝征伐吐蕃附庸小勃律国都城——此城今在巴基斯坦境内——攻而克之,结果惹火了众将们,指着高仙芝的鼻子破口大骂:你打了胜仗居然不把功劳送给我们,你是不是活腻歪了?于是众将上书要杀高仙芝。李隆基从谏如流,准杀。立了功居然不把功劳送给别人,这是人干的事儿吗?难道这还不该杀吗?幸亏是当时边令诚力保高仙芝,这才让高仙芝又多活了几年。
   高仙芝的命都是边令诚救下来的,那你说谁的本事更大?
   当然是边令诚。要是高仙芝本事大,那他怎么不去救边令诚呢?
   至少大太监边令诚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当叛军潮水一般涌来的时候,边令诚就急忙挥舞起令旗:高仙芝听令,你快去把安禄山的脑袋砍下来,封常清听令,你快去把史思明的脑袋砍下来,砍下来之后咱们吃饭喝酒。
   却不承想,没良心的高仙芝竟然不听边大人的话,说什么也不肯像关羽关云长那样骑了马嘚嘚嘚冲进敌营,逮到安禄山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却胡扯什么叛军数十倍于己,不可硬顶只能据守,这不明摆着是扯淡吗?
   边令诚火了,一封奏折报告到了李隆基面前。
   李隆基一看高仙芝和封常清竟敢惹太监不高兴,那实在是不像话,就授权边令诚把高仙芝和封常清的脑袋砍了下来。
   高仙芝和封常清的脑袋被罚下场,场上的安禄山乐晕了,急忙驱兵大进。
   于是名将哥舒翰倒霉的日子来到了。
   哥舒翰何许人也?
   诗云: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胡马,不敢过临洮。
   哥舒翰,是在皇上的亲切关怀之下成长起来的少数民族将领,威震西北,声名赫赫。
   哥舒翰端的厉害,但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哥舒翰到了晚年患脑溢血,不良于行,进进出出都要让人抬着走,李隆基就命人直接将他抬到战场上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因为当时能用的将领也就高仙芝和封常清两人,却叫李隆基开心的时候顺手全给剁巴了,到了这步不用哥舒翰这个残疾人,难道还让杨贵妃上战场不成?
 战争让女人走开,就只能让瘫子上来。
   残疾人哥舒翰前脚带兵一出门,后屁股就跟上杨国忠派来的一队行刑队,搞得哥舒翰心惊胆战,到底是横行战场的猛将,哥舒翰做事还是有手腕的,当即请屁股后面的行刑队长过来喝酒,捎带脚地摘下了对方的脑袋。
   玄宗李隆基没管这事,那是哥舒翰跟杨国忠的事情,跟他李隆基有什么关系?可是李隆基不明白啊,你哥舒翰不是已经去了战场吗?那怎么不快一点拍马冲入敌营,逮住安禄山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呢?你哥舒翰是个瘫子不假,可你不是骑着马呢吗?扯什么敌方兵力数倍于我,谁信这个啊,你要是不肯打就明说吧,磨磨唧唧地跟我整这事儿干啥?
   哥舒翰被逼无奈,只好驱兵向前。正如羊入虎口,他那点人马一投进叛军的汪洋大海之中,就找也找不到了,部下趁机抬着他直接奔着安禄山大营就去了。什么见面礼也不如这玩意儿好啊,活的,还吱哩哇啦乱叫唤。一代名将哥舒翰就这样被部将当作见面礼送给了安禄山。
   这时候唐玄宗才有点回过味来,感情你单枪匹马冲进敌营,顺顺利利地把对方的脑袋砍下来,只是一种可能,而且是一种很小的可能。更大的可能是,你冲进去之后反倒让人家把你的脑袋拧下来了。那什么,李隆基就对杨贵妃说:咱们去四川旅游一趟吧,我就不信了,安禄山他脸皮能那么厚,会追着咱们到四川去?他去四川干什么?那边也没人接待他。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皇帝出门了。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大家不走了。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杨贵妃死了。
   看看白居易的《长恨歌》,硬是写得比李淳风的好。
   再看看李淳风和袁天罡都写的是什么玩意儿,渔阳鼙鼓过潼关,此日君王幸剑山,木易若逢山下鬼,定于此处葬金环。这首诗要品没品要味没味,就占了一个比白居易写得更早的便宜。
   当李淳风写这首诗的时候,这件事情还没有发生呢。
   说起来这事都要怪杨贵妃的哥哥不争气。他为了证明自己正确,逼反了安禄山,没本事收拾局面,还不让别人收拾。大家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平时不跟他计较,这一次既然大家一起出门,于是众将就商议道:咱们这次不带他玩了,这人不好玩。商量妥当,众将齐声喊,跑过去把杨国忠的脑袋砍了下来,红牌将他罚下了场。
   砍杨国忠也行,砍李国忠也罢,玄宗皇帝都不会计较,只要不砍他的脑袋就成。可是众将既杀了杨国忠,又怎么敢留着仇人的妹妹在皇帝身边待着,所以就一致要求皇帝连同杨贵妃一块儿杀了。李隆基苦口婆心地做大家的工作:咱们不搞株连政策行不行?杨国忠是杨国忠,杨贵妃是杨贵妃,杨国忠我用不着,可杨贵妃我还得用啊,你们这么搞,让我以后和谁玩?
   可工作做不通啊!
   一代美女杨贵妃就这么香消玉殒了,呜呼,扯淡亦哉。
   杨贵妃死了,伤心欲碎的李隆基只好跟大臣们一起去四川玩。这时候太子李亨果断地抓住了机会,走着走着就掉了队,自己带人转道灵武,趁没人注意的时候登基坐了皇帝,是为肃宗——这一象的图画中有一根折断的箫,箫字掰掉脑袋,就是肃宗的肃了,据说这一象就这么非准不可了——等李隆基发现了这事儿,他已经做太上皇很久了。于是,他忍不住喟然叹曰:
   我不做老大好多年!
   我只是想好好地爱一回——可你们就是不让我爱啊!
   到此天下乱矣。
   还要交代一下这一象中的重要角色,画面上的马鞍——安禄山的下场,此外还要再交代一下这一象中的另一个重要角色,画面上的史书——安禄山部将史思明的下场。
   安禄山被自己的儿子安庆绪拿刀剁在大肚皮上,剁死了。那么安庆绪为什么要剁他亲爹呢?这是因为安禄山不想再立安庆绪为太子,这下子惹火了太子安庆绪,你这人还有个准主意没有?没有主意我替你拿主意好了。于是,他就趁夜晚拿刀钻进安禄山的营帐,在老爹那张大肚皮上砰砰砰剁了若干刀,从此安禄山就再也不会改变主意了。
   安禄山死掉了,众将就依附了史思明,但史思明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让自己的儿子宰掉了。这样一来该死的都死了,舞台上没剩下什么人了,所以这一象就到此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