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象 :武则天大周代唐的预言

推背图第三象  丙寅艮下乾上遯
   谶曰:
   日月当空,照临下土。
   扑朔迷离,不文亦武。  
   颂曰:
   参遍空王色相空,
    一朝重入帝王宫。
   遗枝拔尽根犹在,
   喔喔晨鸡孰是雄。
   第三象武则天大周代唐的预言
   这一象不是孤立的,它是武则天临政之时诸多舆论宣传中的一部分。
   武则天这个女人很会搞名堂,最初的时候她是唐太宗李世民后宫嫔妃中的一员,封才人,又称武才人。后来唐太宗要死了,皇上这个东西最不是玩意儿,往往临死的时候还要拖着一大群人跟他一起走,后宫跟他有过一腿的嫔妃,都在要跟他一起走的名单上。这是因为继位者将是他的儿子,他的儿子不仅要全部地接收他的江山,还要接收他所有的老婆们。这样一来事情就有些乱套,乱就乱在新皇帝进了宫后,是应该叫妈还是应该叫老婆呢?
武则天
   这个严肃的问题落在了李世民的继任者李治的身上。有一次他进宫,遇到了他妈……不是,是他爸的妃子武媚娘。媚娘,媚娘,那一定是非常精通妩媚之术的,只见她妩媚秋波就那么一流转,李治两腿立即软了。
   然后就发生了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发生的事。
   这件事情发生得很有嚼头,先是李治斯斯文文地对武媚娘说:“乍忆巫山梦里魂,阳台路隔恨无门。”
   然后武媚娘则温柔地回答道:“未曾锦帐风云会,先沐金盆雨露恩。”
   瞧这对狗男女,真会玩。
   不服不行啊。
   然后唐太宗李世民就死掉了。
   然后李治就做了皇帝。
   然后……新皇帝的小妈武才人怎么办呢?
   这个还真不劳李治费心。说过了,武媚娘是很会搞名堂的,她没有陪葬,而是进寺院做起了尼姑。她一边敲着木鱼一边琢磨:靠,李治这个没良心的怎么还不来接我?他要是再不来接我,我就把木鱼敲碎……
   李治果然派人接她入宫来了,什么叫本事?武媚娘这就叫本事了。正所谓:参遍空王色相空,一朝重入帝王宫。想李治打小生于帝王之家,别的东西可能没见过,女人还少得了他的吗?可他偏偏就对武媚娘情有独钟,一个女人能够抓牢这样一个男人,那一定是要拿出点真本事来才行的。
   武媚娘是个有真本事的人。
   她进宫之后先挨个儿地将后宫中的所有美女放翻放倒,然后她做了皇后,并提出来一个划时代的治国建议:集体领导。
   所谓集体领导,就是由她和李治肩并肩手拉手坐在龙椅上陪朝臣们玩。这个建议不唯在当时,即使是在以后也颇具石破天惊的效果,李治能答应吗?
   废话!李治要是不答应,那还叫李治吗?
   等让老婆挨着他坐在龙椅上时,李治就琢磨出不对来了。盖因武媚娘这个女人的屁股较大,她一屁股坐下去,李治就“扑棱”一声滚了下去。
   李治从地上爬起来,细一琢磨,这事不对啊,要是这么搞下去,会出大问题的啊!于是他秘密找来几个大臣,搞了一个秘密决议,要把武媚娘废为庶人,就是打回原形,让她跟街坊大妈大婶们一起玩去,国家大事太麻烦,就别让她掺和了。
   不想这个秘密决议还未生效,就被武媚娘知道了。武媚娘愤怒了,当即怒气冲冲地揪住李治,说:好你个没良心的,不是说好了集体领导的吗?怎么你又敢擅做决定?给我从床底下出来,到搓衣板上跪着去。
   这份决议就这么算了。
   而武则天则从此君临天下。
   但天下这玩意儿不是你说君临就君临的,还有好多人不服气,比如说李世民的儿子孙子们,这些人都在武媚娘的龙椅边眼巴巴地等着,打算准备等她坐累了站起来去洗手间的工夫,大家好一屁股坐上去。这些人一旦坐上去,再想让他们把屁股挪下来,那可就难了。但武媚娘又不能不上厕所啊,她本事再大,不上厕所的本事还是没有的。
   那就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
   杀!
   所以李淳风在这里严肃地指出:遗枝拔尽根犹在,喔喔晨鸡孰是雄。这句话是影射武则天将老李家的继任者杀得满街都是。还有,后面那句话的意思是说:跟武媚娘相比,李治倒还真像个娘们儿。
   杀来杀去,就杀出了麻烦。
   麻烦就麻烦在有些老李家的孩子,是她武媚娘亲自生出来的。比如说皇太子李弘,虽然他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偏偏又是自己最大的政治对手,那么这事应该怎么个处理法呢?
   还是杀!
   杀了李弘,轮到了二儿子李贤。
   李贤见事不妙,急忙写诗,诗曰: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
   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
   三摘犹自可,四摘抱蔓归。  
   这首诗翻译成白话文,意思就是:  
   老妈老妈别杀我,
   快把皇位让给我。
   等我做了皇帝后,
   你的老爸就是我。  
   看看这都是什么玩意儿?你想武则天能饶得了他吗?
   等把有可能跟她抢屁股下面的龙椅的李氏传人杀得七七八八,武媚娘又遇到了一个问题:
   称呼!
   古代的女人没有社会地位,连同名字也是没有的,武媚娘只是小名叫媚娘,现在人家已经成了领导,再叫小名,那未免也太不像话了吧?总不能让史官这么记:今天,山东一带发生严重旱灾,各级领导极为重视,召开了全省救灾工作会议。会议上,有个姓武的小娘们儿高屋建瓴地向我们指出……
   不行不行,武则天一琢磨,这事不行啊,要先做皇帝的话,得先给自己起个名字。
   起个什么名字呢?
   这时候武媚娘想起李淳风搞的这个《推背图》来了,拿过来一瞧,呵呵,日月当空,照临下土,有日月当空这个字没有?大臣回答:启奏小娘们儿陛下,没这个字。武则天一听就放心了,没这个字就好,那就吩咐大唐文字研究委员会弄出这么一个字来。大臣回奏:启奏小娘们儿陛下,没你说的这个部门。武则天道:那就马上成立一个,看看我们老武家还有哪个孩子没事干,就让他去部门里做个领导吧。
   这事就这么定了。
   武则天终于有了名字,但人生识字糊涂始,现在武则天是真的糊涂了:这到底是李淳风预言得准确,还是小娘们儿陛下帮了他一把?
   这事连李淳风都说不明白。
   幸好,李淳风的目的就是不想把事情说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