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背图第二十六象 己丑

推背图第二十六象 己丑
谶 曰
时无夜 年无米
花不花 贼四起

颂 曰
鼎沸中原木木来
四方警报起边垓
房中自有长生术
莫怪都城彻夜开
金圣叹注解:
此象主顺帝惑西僧房中运气之术,溺於娱乐,以致刘福通、徐寿辉、方国珍、明玉珍、张士诚,陈友谅等狼顾鸱张,乘机而起。宦官朴不花、壅不上闻,至徐达、常遇春直入京师,都城夜开,毫无警备。有元一代,竟丧於yin僧之手,不亦哀哉。刘福通立韩林儿为帝,故曰木木来。

推背图网解:
解图
第二十六象之图,一位僧人带着四名女子走向西北方,四名女子跟随在后,其中一名女子稍前,含有谶颂之意。

那位僧人应当是哈麻和秃鲁帖木儿向顺帝进献的西天僧、西蕃僧代表,四名女子是僧徒所采集的良家女。四名女子跟随在僧人后,其中一名女子稍前,表示僧徒采集良家女,或四人、或三人供养,以奉顺帝。于是顺帝每日从事于其法,广取女妇,以淫戏为乐。
 
解谶
时无夜,年无米: 元顺帝贪图享乐,不分昼夜。红巾军暴动如春雷炸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震雷相重,震惊百里,而元顺帝不恐惧修省,继续为非礼之事,笑言哑哑。元顺帝忙着搞游皇城活动,每日修习演揲儿法,练大喜乐禅定,观赏十六天魔舞,与其所谓倚纳者亵狎,君臣宣淫,而群僧出入禁中,无所禁止,丑声秽行,著闻于外。此即“时无夜”。

至正年间,因为水旱灾害、蝗虫、瘟疫灾害,各地经常发生粮食绝收无米的情况,出现大饥荒,红巾军暴动后,大饥荒的情况就更加严重了。至正十四年四月,江西、湖广大饥,民众患疫厉者甚众。十二月,京师大饥,加以疫厉,民有父子相食者。

至正十八年七月,京师发大水,蝗虫成灾,庶民大饥。京师大饥疫,河南、河北、山东郡县又皆受兵侵,庶民避难聚集于京师,死者相枕藉。朴不花欲要誉一时,请示顺帝,买地收埋难民,择地自南北两城抵卢沟桥,掘深及泉,男女异墓,舁负相踵,数尸给钞。连续三年,前后瘗埋者达二十万,用钞二万七千余锭、米五百六十余石。此即“年无米”。

花不花,贼四起: 花,指朴不花。不花,有两层意思,一是指朴不花的名字;二是指顺帝及奇皇后信用朴不花,但朴不花并不能使大元开花结果,相反,朴不花参与宫廷斗争,蠹国误政,使大元这朵鲜花逐渐枯萎,自己也未善终。

朴不花收埋难民,要誉一时,使顺帝眼不见为净,继续淫乐。皇后密谋内禅太子,派朴不花喻意于丞相太平,太平不答。至正二十年二月初一,太平罢为太保,搠思监一人为丞相。朴不花乘间用事,与搠思监相为表里,四方警报、将臣功状,皆抑而不闻,内外解体。然根株盘固,气焰薰灼,内外百官争相趋附朴不花。又宣政院使脱欢,与朴不花同恶相济,为国大蠹。

至正二十四年四月,孛罗帖木儿遣秃坚帖木儿举兵向阙,声言清君侧。十七日,秃坚帖木儿陈兵自健德门入,逮捕搠思监、朴不花两人后回师。搠思监、朴不花皆被孛罗帖木儿所杀。此即“花不花”。

在朴不花和搠思监上蹿下跳的时候,红巾军正在发生内讧,如果大元朝廷还有脱脱那样的贤臣,抓住战机,那么红巾军的处境是很危险的。可惜脱脱早已被哈麻干掉,朝廷被搠思监、朴不花掌控,错失战机,坐视红巾军不断壮大。又发动宫廷斗争,使元军分裂互攻,造成外有红巾军,内有叛军的混乱局面,四处有贼。此即“贼四起”。
 
解颂
鼎沸中原木木来,四方警报起边垓: 鼎沸,指水涌流翻腾的样子,比喻形势纷扰混乱。木木,指“林”字,即韩林儿。边垓,指广阔的边防阵地。

白莲会首领韩山童及其铁杆信徒刘福通率先倡言天下大乱,明王出世,潜凿独眼石人。至正十一年五月初三,刘福通于颍州成功发起红巾军暴动,如春雷震惊大元。春雷一个跟着一个炸响在大元上空,继刘福通炸响颍州后,芝麻李炸响徐州,徐寿辉炸响薪水,郭子兴炸响豪州,张士诚炸响泰州。此即“鼎沸中原”。

至正十五年二月初二,刘福通等自砀山夹河迎韩山童之子韩林儿至亳州,立为皇帝,又号小明王,建都亳州,国号宋,改元龙凤。此即“木木来”。

红巾军暴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震雷相重,震惊百里,四方警报象雪片一样从广阔的边防阵地飞向大元朝廷,搞得中书右丞相脱脱措手不及,命将星繁。此即“四方警报起边垓”。

房中自有长生术,莫怪都城澈夜开: 澈,同“彻”,澈夜即指通宵、整夜。

四方警报象雪片一样从广阔的边防阵地飞向大元朝廷,元顺帝是什么反映呢?他在继续忙着搞游皇城活动,每日修习演揲儿法,练大喜乐禅定,观赏十六天魔舞,广取女妇,以淫戏为乐。

殿中侍御史哈麻阴进西天僧给顺帝,教顺帝行房中运气之术,号演揲儿法。哈麻的妹婿秃鲁帖木儿,有宠于帝,号倚纳,也推荐西蕃僧伽璘真于顺帝。伽璘真善长秘密法,对顺帝说:“陛下虽尊居万乘,富有四海,不过保有现世而已。人生能几何?当受此秘密大喜乐禅定。”

诏以西天僧为司徒,西蕃僧为大元国师。其徒皆取良家女,或四人、或三人供养,以奉顺帝。于是顺帝每日从事于其法。此即“房中自有长生术”。

顺帝称其所处居室为皆即兀该(事事无碍),与其所谓倚纳者亵狎,君臣宣淫,而群僧广采良家女,出入禁中,不分昼夜,开门玩乐,无所禁止,丑声秽行,著闻于外。此即“莫怪都城澈夜开”。

洪武元年闰七月廿八日,顺帝御清宁殿,集三宫后妃、皇太子、皇太子妃,同议避兵北行。夜半,开健德门北奔上都。因为顺帝前面彻夜开都城门玩乐,所以最后得到夜半开都城门北奔的结果。

点击阅读:推背图第二十六象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