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背图第十九象 壬午

推背图第十九象 壬午
谶 曰
众人嚚嚚 尽入其室
百万雄狮 头上一石

颂 曰
朝用奇谋夕丧师
人民西北尽流离
韶华虽好春光老
悔不深居坐殿墀

金圣叹注解:
此象主神宗误用安石,引用群邪,致启边,用兵西北,丧帅百万。熙宁初,王韶上平戎叁策,安石惊为奇谋,力荐於神宗,致肇此祸。

推背图
解图

第十九象之图,一座四柱亭子,前面有一片网眼篱笆,亭内无人,含有谶颂之意。

四柱亭子表示殿墀、朝堂。亭内无人,表示神宗不安分,不喜清静无为,以“成戎捷”为其志向,不愿老实守成,不愿安坐朝堂,而是实行变法,敛财养军,擅动兵戈。亭子前面的一片网眼篱笆,表示宋国的边界、屏障。

网眼篱笆不在亭子的西北,而只在东南一带,表示宋国的西北屏障成空。灵州、永乐之役,官军、熟羌、义保死者达六十万人,钱粟银绢以万数者不可胜计,人民群众在西北者流离失所,宋国的西北屏障成空。

解谶
众人嚚嚚,尽入其室: 嚚嚚:指愚蠢而顽固,室:即前堂后室,古人房屋结构,前叫“堂”, 后部中央叫“室”,室的东西两侧叫“房”。

此句意为:神宗以“成戎捷”为其志向,不能明习庶政,即欲改变成法,以此求贤,所得之人皆是愚蠢而顽固者。愚蠢而顽固者登堂入室,进入行政中枢以实行变法,为害天下,庶民困苦,而神宗不自知。

百万雄师,头上一石: 王安石在神宗的支持下,实行保马法、保甲法等新法,又裁减军队冗员冗费,百万雄师俯首听命,皆遵法而变。百万雄师遵法而变,是变强了还是变弱了呢?这要经过实战的检验才能知道,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淮。

神宗以为实行新法即可聚集钱财,有钱即可养军,养军即可天下无敌,战无不胜,威服四夷,以“成戎捷”,实现其心中志向。而灵州之役和永乐之役的残酷现实,彻底粉碎了神宗“成戎捷”的梦想,将其定格为“不武姿”,所以神宗涕泣悲愤,不吃饭,早朝,对辅臣痛哭,众臣莫敢仰视。

解颂
朝用奇谋夕丧师,人民西北尽流离: 朝,指神宗即位之初;夕,指神宗统治之末。

熙宁元年(1068年),建昌军司理参军王韶诣阙上《平戎策》三篇。神宗一见大奇,召王韶询问方略,认为其言论适用,遂加甄擢,以王韶管句秦凤经略司机宜文字。随后用兵西夏,小利有攸往,取得了一些战果,凡得夏国霞芦、吴保、义合、米脂、浮图、塞门六堡。此即“朝用奇谋”。

元丰四年(1081年)七月,神宗兵发五路,进攻西夏灵州,大败。元丰五年(1082年)九月,永乐之役,宋师又大败。此即“夕丧师”。

灵州、永乐之役,官军、熟羌、义保死者达六十万人,钱粟银绢以万数者不可胜计,人民群众在西北者流离失所。此即“人民西北尽流离”。

韶华虽好春光老,悔不深居坐殿墀: 王韶诣阙所上的《平戎策》三篇虽然写得很好,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 元丰四年(1081年)六月廿四日,洪州知州、观文殿学士王韶痈疽发于背而卒,卒于灵州之战前夕,令人惋惜。神宗辍朝,赠王韶金紫光禄大夫,益襄敏,官其子六人。此即“韶华虽好春光老”。

王韶卒后,宋夏灵州之战和永乐之战,以宋师大败告终,神宗涕泣悲愤,不吃饭,早朝,对辅臣痛哭,众臣莫敢仰视。神宗既而叹息说:“永乐之举,无一人言其不可者。”后悔莫及。神宗始知边臣不足任,深悔用兵,无意西伐了。此即“悔不深居坐殿墀”。
 
点击阅读:推背图第十九象详解